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以恶之名】(01)【作者:ta87008】
【以恶之名】(01)【作者:ta87008】
字数:56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章》

  「各位未来的驱魔师们,你们选择了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

  一位身穿白袍的老者站在高台上,声音平稳低沉地如此说道。

  在高台前的广场上,数百位年龄大约18、9岁的少男少女,身姿挺拔地整齐列队以坚毅地眼神看着高台上的老者。

  ……除了其中一位少年神色紧张,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他抱着一只小黑猫。
  「以守护人们为使命的你们,为了应付将来的困境,经历数年严苛的训练,研究各式各样庞大的知识,尽管如此,在成为正式的驱魔师之前,在场的绝大部分人应该都会死去吧。」

  声音依旧沉稳平缓,台下的众人依旧眼神坚毅,那个不知所措的少年身影开始颤抖。

  「然而就算要死,你们也要为自己的牺牲赋予价值」说到此老者的眼睛开始充血,语气激昂:「以神圣之名,彻底击溃想要危害世界的存在,让那些该死的恶魔畏惧我们的名字,让那些愚昧的恶徒知晓与我们为敌的代价!」

  年轻的见习驱魔师们眼中涌起狂热,狂热感染着广场上的每一人,受信仰引燃的热血在他们体内燃烧。

  那个少年,身影开始摇摆。

  「不用畏惧死亡,各位的家人遗族都将受到圣殿的守护,所以请安心赴死吧。」
  老者语气陡然恢复平静,带着和蔼慈祥的笑容,道出残酷严肃的话语,但这句话却引爆场内的气氛。

  「」「杀、杀、杀、杀、杀!」「」

  眼中满溢狂热,彷彿狂战士的身影,这些人不是恶党或邪教徒,而是象徵着正义与和平的年轻驱魔师。

  那个少年……倒下了。

  这个倒下的少年名叫约翰,在几天前还是一个高中生的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充满狂信徒的广场呢?

  这要从几天前的事件开始说起,那个事件成为了他人生的重大转泪点,当然是在旁人看来。

  ……

  我叫约翰,再过几天即将要从高中毕业了,对升学什么的完全没有意愿,想要快点就业赚取金钱,至於为什么。

  在数年前的恐怖攻击中,我的父母都受到波及而失踪,成为孤儿的我被母亲当时就读高中的妹妹──琳赛收养。

  为了养育就读国小的我,琳赛高中时期半工半读,高中毕业后立刻就业,为了照顾我至今仍旧单身,这样的恩情让我难以回报,没有工作能力的我只能努力在学业上获得成就让她开心。

  但这样是不够的,大学什么的负担对於这个家太过沉重了,尤其是在琳赛的身体因为工作渐渐变差的情况下,因此我不能自私地为了自己的前途继续升学,高中毕业立刻就业成为我当前唯一的选项,当然琳赛对此是反对的。

  ……没错,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约翰~ 」

  「嗯?啊,不好意思,玛莉,我刚刚有点恍神了。」

  「没关系唷~ 」

  走在我身旁的少女名为玛莉,亚麻色的秀发绑成三股辫垂放在肩膀,拥有可爱容貌的她是校内的风云人物,这样的她时常与我一同上下学,现在也一起走在返家的路途上。

  要说为什么这样的人会与我那么亲密,因为她是我的青梅竹马,住在我家公寓隔壁,在我被琳赛收养后认识的。

  天资聪颖的她在校内成绩优秀,个性好的她对每个人都很友善,也因此用有不少追随者,还曾经被供上「公主」的宝座(校内美貌与才能兼备的女学生),不过听说因为某个原因而拒绝了。

  「不过你真的不继续升学吗?你的成绩比我还好,就连老师也觉得很可惜呢……」

  「对,这是我反覆考虑过后的决定,这次换我报答琳赛的恩情了。」

  「琳赛阿姨真是幸福,有你一个这么好的家人。」

  玛莉这样说着,神情看上去有些落寞。

  「当、当然,玛莉也是我重要的家人唷!」

  「嘿~ 嗯嗯~ 」

  为了安慰玛莉我说着令人害羞的话语,她应该不会误会吧?

  过去曾听琳赛说过,玛莉的家庭似乎有些複杂,孩童时期第一次看见她时可是个内向的孩子,不会轻易将自己的情感表现出来,与现在完全不同。

  恢复精神的玛莉继续跟我愉快地交谈着,走到一座桥中央的我突然感觉到什么,停下脚步视线向着某个方向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间位在郊区的废弃工厂。
  不知道为什么从工厂方向隐约可以听到声音,像是有许多人在低身呢喃着什么,其中还夹杂着令人内心躁动的呻吟声。

  「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我们赶快回去吧。」

  将思绪拉回,我像玛莉露出没事的笑容,与她继续返家的路途,回头看着夕阳下有些朦胧的工厂,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泛起一股莫名的感觉。

  回到家,琳赛仍在工作未归,习惯的我倒没有什么。

  拿出冰在冰箱的晚餐,这是琳赛每天早上预先准备的,稍微加热后就很美味。
  洗过澡吃完晚餐后,回到房内完成简单的家庭作业,无聊的我躺在床上用手机上网,浏览的当然是关於都市传说的各种讯息。

  『快看快看,有人在街头目击SlenderMAN!』『都市猛兽!?发现陈屍在巷内的屍体,惨不忍睹。』大多都是流言什么的大家都知道,但是为了为自己无聊的人生添加一些乐趣,假装受骗将这些讯息当成真的又如何,在安全的地方冒险什么的现在很流行。

  「嗯?」

  一则讯息的标题吸引了我,内容是关於一则被恶魔附身的情报,地点就在我所生活的这个城市。

  所谓的恶魔附身,在许多小说跟电影里都有出现,指的是来自於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试图侵入,侵入的途径就是找个人附身,被附身的人会变成模样可怕的非人怪物。

  不过那都是传说中的东西,无论是恶魔还是象徵正义的驱魔师都是,邪教什么的也是诈骗集团的阴谋。

  『一个穿着黑衣的大叔,拿着一把手枪与一个成熟妖艳的大姊姊战斗,速度快速地在K市的巷弄里边战斗边移动,大姊姊面目狰狞看起来好可怕,但乳摇什么的~ 令人激动啊~ 』前面还挺正经的,到了后面就崩坏了,看看底下的回覆。
  『好羨慕!!!』『大叔才是恶魔吧~ 』『乳摇乳摇~ 』……乱七八糟,感觉我的格调也跟这群人一样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下午注意到的那个工厂,感觉跟这则留言有着某种关联……是错觉吧。

  过去看看,不不,以身涉险什么的可不会去做,先不提遇见恶魔,遇到坏人什么的可就惨了。

  这样想的我好像忘记了,还有另一个跟我一样喜欢这类东西,同时还具有冒险与实践精神的人。

  ……

  「出发探险吧!」

  「玛莉,太危险了啦!」

  虽然这样对玛莉有点不好意思,但我必须制止她。

  说是这样说,我还是被她半强迫半怂恿地来到工厂,让她喜欢上这类东西的我必须好好检讨,咕呜,没有月亮的夜晚让工厂看起来更加不详恐怖。

  「恶魔耶!不觉得很棒吗!」

  「我想我们应该担心的不只有恶魔……」

  「出发啰~ 」

  唉,劝不了她,不放心她的我只好跟着进去,要好好检讨太过宠溺她的我,不过有稍微练点武术的我应该可以应付普通不良吧,不知道为什么一接近工厂手机就没讯号了,这让我更加担心。

  工厂不知道是生产什么的,在很久以前便废弃了,因为没有经费所以也没有拆除,一直以来耸立在这里,也传出过不少都市传说。

               碰碰碰碰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刚进入工厂便听到枪声,循着声音走到一个房间外,就听见房间内传出一个男人的惨叫声。

  我面色苍白,玛莉则是眼冒星星。

  「停!你给我去找警察来,没听见有人惨叫吗!」

  「那你呢?」

  「我要进去看看状况。」

  「好好喔~ 」

  「我是去救人!」

  轻轻敲玛莉的头,催促她赶紧出去,深呼吸稍稍平缓兴奋的心情。

  兴奋?

  对,就是兴奋,说不害怕是假的,但一直向往的事件就在不远处,能不兴奋才怪。

  踮着脚尖小心隐藏自己的身影,我来到房间门外,可是刚到门外打算探头观察的我,还没看到什么就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抓进去。

  ……

  没有昏迷没有痛楚,我只是被抓进去了,在我不远处倒着一个大叔,白发黑衣应该就是网路上说的那位,看起来是为厉害的傢伙。

  转过头观察眼前的人,披着一件破烂的白布,惹火成熟的白皙胴体几乎暴露,重要的部位勉强被破布遮住,胸前一队难以一手掌握的巨乳随着呼吸起伏,每一次都有种似乎要把破布的撑坏的感觉。

  一双修长丰满的美腿从破布下摆笔直延伸,乌黑秀发披散的秀发下是一张佈满黑色血管的面容,明明是恐怖狰狞的表情却隐藏不住她姣好的面容。

  「你」

  『我、是、恶魔。』在我问出完整的句子前便回答我,虽然看起来回答上有些吃力,但看来恶魔真有读心术。

  「你」

  『不、打算、杀、也、不会、吃』「那」

  『但、不、打算、放过、你』「……」

  『怎、不、说话、了』……你都可以读心了,那我还说啥呢?

  一直被人中断提问感觉真不好受,我现在了解良好沟通的重要性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使用这次的经验。

  『你、似乎、不恐惧、不对、你、在期待』期待吗?

  期待参与这种事件中吗?期待死后能减轻琳赛的负担吗?期待从这个世界中解脱吗?

  我不清楚,期待的东西太多了,这个恶魔是货真价实的呢。

  『那么、想要、快乐、的、死去、吗』喔喔,快乐的死去,多么充满色气啊!
  难道是那种只会出现在漫画中的桥段吗?被恶魔榨乾精力,在愉悦中快乐地死去,尽管死后的模样有些骇人。

  『就是、那个、意思』没有询问她的目的,我站起身脱掉衣服表示我的答案,看见浑身赤裸的我她露出魅惑的笑容,舌头轻舔红唇对我这个处男极具杀伤力啊。
  她身上的破布瞬间燃烧成灰烬,雪白的胴体暴露在我面前,锁骨、双乳、纤腰一直到充满诱惑的黑色三角地带,我感觉浑身的血液快速汇流像股间,肉棒瞬间挺立进入备战状态。

  已经遗忘眼前这个女人是恶魔的事实,脑中只有一股想要将她压在身下的冲动,受欲望支配的我走到她面前,身为处男的我却又对眼前的状况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读取我思想的恶魔主动握住我的肉棒套弄。

  「呜喔!」

  『成长、得、不错』不堪地发出一声低忽的我,因从未被女性触碰肉棒感到空前的刺激,差点就要直接缴械投降。

  以上位者姿态看着这样的我,恶魔她用那柔软的唇与我接吻,舌头撬开我僵硬的嘴伸入我的口中,在品尝我唾液的同时也将她的唾液送入我口中,散发甜腻味道的唾液像是媚药般使我的心脏更加剧烈地跳动,更多的血液涌向肉棒使其膨胀一倍,长宽一直达到普通女人小臂的大小才停止,原本普通的肉棒变成比起看过的迷片中的黑人还要巨大的暗红色怪物。

  可能因为血液都流向肉棒,头脑发育的我意识变得浑沌。

  满意地点点头,恶魔将我推倒在地,跪伏在我身下舔弄着我的肉棒,先是从龟头开始顺着向下,一路到根部舔弄阴囊再向上到龟头,舌尖沿着肉冠边缘滑动。
  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想要直接射精的我却感受到被一股力量束缚,精液源源不绝地制造着却被锁在阴囊内,下意识渴求解放的我伸手抓住恶魔的脑袋。
  「噁喔喔!」

  正在浅嚐我肉棒前端的恶魔一时还没反应,随着我腰部用力挺起,肉棒瞬间齐根插入她的口中,从旁边还可以看到恶魔的喉咙鼓胀一圈。

  肉棒早已被恶魔舔得口水遍佈,插入的过程中没有什么阻碍,女人口穴的炽热使我更加兴奋,尤其是前端感受着食道的紧窄,让我射精的欲望更加剧烈。
  於是我抛开理性,不顾她的感受全力抽插着,肉棒前端摩擦食道的感觉真的很棒,小腹撞击美女的脸也让我感到十分兴奋。

  她没有抵抗,而是双手搭在我屁股配合我粗鲁的侵犯,甚至还会主动缩紧食道加强对肉棒的刺激。

  「啊啊、射了!」

  像是终於获得射精许可,我感受到腰间传来酥麻的感觉,阴囊中的精液顺着尿道涌出。

  我压住她的脑袋将肉棒深深插入,积蓄18年的处男精液全数进入她的腹中,射精的时间甚至长达半分钟之久,强烈的射精持续那么久肯定远非正常状态。
  抱住我下半身的恶魔默默地吞嚥着精液,直到我停止射精才放开我,看着全身无力的我倒在地上大口喘息,她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竟然、没有、死』咦?只是口爆就死吗?

  我才不要,只是口爆可不算脱离处男啊!!!

  体力消耗的现在是真的无法回答,只能一边喘息一边在心中抗议,保持着处男之身死去什么的是男人的耻辱啊!

  『啊、也是、约定、要、做到』这样说着的恶魔跨到我身上,用手掰开腿间的私处,粉红色的花蕾就这样暴露在我面前,从微微开合的肉穴入口我可以看到一层中间有洞的粉色肉膜。

  那、难道是!?

  『肉体、是、处女』喔喔喔喔!

  处男可以给一个恶魔,不,是给一个成熟美艳的处女,上天还是眷顾我的啊!
  『笨蛋、这是、饯别礼、唷』修长的美腿一弯,象徵处子的肉穴对准我的肉棒瞬间落下,像是终於成为一个完整的个体般,我与恶魔的私处完美地结合了。
  『啊啊啊啊啊!』原本神色从容的恶魔发出惨叫,难道恶魔失去处女也会痛吗?

  怪物肉棒从肉穴一路突破处女膜,子宫颈也阻挡不了肉棒的侵入,前端撞击到子宫深处,小腹都被肉棒撑起明显的形状,处女膜和私处裂开处血液不断流出,然而这些好像都不是恶魔惨叫的原因。

  视线向上我看到恶魔狰狞的面孔上,在额头处多了一个小洞,小洞内流窜着白色的雷电。

  向后一看,以为已经死亡的大叔手持一把银色左轮手枪,枪口正冒着一缕白烟。

  「恶魔……一起、赴死吧……」

  说完大叔帅气的死去了。

  『该、死、的、驱魔师啊啊啊啊!』发出愤怒咆哮的恶魔身体却不能动弹分毫,只是用充满恨意的目光凝视着大叔的屍体,大叔果然是代表正义方的驱魔师啊。

  『呜、魔力、失控』随着她痛苦的呻吟,我感受到某种热流自恶魔的子宫窜入肉棒,进入我身体的热流涌向小腹,在小腹接近肉棒根部处形成一个散发不详黑光的几何图形,接着黑光涌向我全身。

  感觉到体内不断涌现着力量,我坐起身双手抱住她的腰部,开始侵犯这句美妙的肉体。

  『啊啊、不要、快停下、等』每一下的抽插都感受到更多热流涌入身体,虽然没有比射精舒服,但我还是发出舒爽的呻吟,接着就是更加卖力地侵犯她。
  双手抓住雪白的双乳揉捏,乳肉在我掌中变形,粉红的乳尖在乳峰上挑立着,像是在诱惑我去品嚐。

  没有犹豫我张口吸舔,无论是柔软的乳肉还是有些发硬的乳头,用舌头与牙齿彻底享受着,在犹如艺术品般美丽无瑕的双乳留下牙印和口水。

  『好舒服、好棒、用力操我』不知何时开始,恶魔也发出呻吟,原本从容的神色已经消失,现在的她看起来像是一头完全发情的雌兽,肉穴紧紧缠住我的肉棒。

  肉体的撞击声回荡在房间中,除此之外还有女人的淫荡呻吟和男人的粗重喘息声。

  再度感受到射精的欲望,我将她压在身下,肉棒像是打桩机般一次一次地撞击她,就算私处已经变得红肿也没有停止,全心全意地寻求更多的刺激。

  『啊啊、哈啊、好棒、为了、这份快乐、吾、阿尼涅斯特、愿意奉您、为主、啊啊』同样被情欲迷乱的她似乎吟诵着什么,一股莫名的联系连接着我与恶魔,同时感受到一股大量热流的同时,我终於射精了。

  「射了!」

  大量精液涌出的同时,我的意识也逐渐陷入黑暗,难道我要死了吗?

  不要啊……还没跟琳赛道别呢……

  失去力气全身压在恶魔身上的我,脑海最后浮现着琳赛的身影,还有玛莉可爱的面容,但双亲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浮现。

  ……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