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武将立志传】(05)【作者:亚雷克】
【女武将立志传】(05)【作者:亚雷克】
字数:79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招聘人才

  看到斋藤京四郎渐渐远去的身影,月舞悄悄叹口气,原本还打算劝诱他加入自己的。

  「真是的,这帮人渣,把人家都玩坏了,讨厌……不过想想,这种堕入深渊的快感,还蛮刺激的嘛!」一想到这些天与八百多山贼日夜淫乱的自己,月舞的俏脸不由地浮现出了醉人的红晕,她撩起自己的裙摆,将手一把插入已经被极度扩张的蜜穴中。

  「啊……啊……啊……」月舞双目荡漾着醉人的眼波,这强烈的刺激让她欲火焚身,她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将双腿大大的分开,然后将手一插到底,纤细的手指一下子捅进子宫口。

  「啊……好棒……好棒……」月舞忘情的娇喘着,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这整个手都插入自己阴道的刺激,手指插入子宫口的快感,让她全身都在不住的颤抖起来。

  「不行……还不能这么快……」月舞抿着嘴唇,拼命忍受着这强烈的快感,接着,她将第二根手指也插入了子宫口里,顿时全身微微一颤,淫水不受控制的往外流着,月舞的眼神越发的迷离,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强忍着快要高潮的快感,接着,她将第三根手指,第四根也插入了子宫口里,每插入一根手指,月舞全身都会剧烈的颤抖一下,最后,插入最后一根手指的时候,月舞一咬牙,整只手一鼓作气都插进了子宫里面。

  「啊啊啊啊……要去了……」月舞再也忍受不住,就这样颤抖着身子达到了高潮,大量的淫水泄了出来,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

  喘息了好一会儿,月舞半睁着迷离的眼睛,然后整只手在子宫里乱掏着,很快,她便摸到了一颗丹药,以及一个小竹筒。

  一把将手抽出,连带着大量的淫水都喷了出来,月舞剧烈的喘息着,看着手中沾满淫水的丹药和竹筒,月舞嘴角微微一笑,将丹药嚼碎,涂抹在被玩坏的阴道里面,然后将剩余的都吃进肚里。很快,她这被轮奸到虚脱的身子立刻复原。接着,她将竹筒打开,顿时,一个烟火直冲云霄,在空中炸开了绚丽的色彩。
  不消多时,胜龙寺城的军队便到达了这座山寨,然后在月舞的指挥下,井然有序的搬运着山贼物资,以及安抚这些被俘获来的村中姑娘。

  「这里的事情搞定了,这样一来,城下町的治安就可以放心了。接下来,就要好好重新修建一下胜龙寺城了。」

  留下一批人手继续搬运物资,月舞则先行骑马回到城里,而小姓告诉她,已经有人来应聘仕官了。

  「哦?倒比我想象中的快啊!」月舞立刻会见来人,然而,一进会客室,这跪坐在里面熟悉的身影,让月舞不由地愣住了。

  「宗薰,怎么是你?」

  这来应聘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将松岛之壶偷来送给月舞的今井宗薰,界之町纳屋大老板的儿子。

  「我看到了你的招聘告示,所以马上就来了。舞,我虽然武艺不行,但我对财政这块有相当的自信,相信我一定可以帮到你的。」宗薰信誓旦旦的说道。
  「好呀,我相信你,那么今后胜龙寺城的财政,就交由你来负责了。」月舞甜甜一笑,美丽扑面而来,宗薰痴痴的看着月舞,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么,作为奖励……」月舞主动脱去自己的衣服,然后在宗薰错愕的目光下,两片湿润亲吻在了他的嘴唇上,饱满的酥胸不住的摩擦着宗薰的胸膛,然后整个身子将他按倒在了地上……

  有了宗薰的加入,胜龙寺城的财政收支便有了明确的报表账簿和合理的分配方案。而月舞也很放心的将财政大权全权交给宗薰负责。

  这边,财政收支在宗薰的负责下日渐趋向稳定平衡。而另一边,月舞也在大力招收人才。只不过,一连好些天,都是一些没什么本事,来混饭吃的家伙,而月舞,自然是简单,粗暴的将他们赶了出去。

  这天,又来了一个应聘者,月舞依旧跟往常一样,让他到会客厅等待。
  「真是的,一个能干的都没有,希望今天这个能让我满意。」月舞打开房门,然而,眼前的景象,却是让她惊讶不已。

  这哪里是什么会客厅,分明就是一处荒凉的森林。

  「幻术!」月舞转头,却发现门已经不见了,自己,已经置身在了这个幻术之中。

  「有趣,看来,今天来了个不错的家伙。」月舞舔了舔嘴唇,这时,森林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触手怪,上面有无数只粗细不一的触手,正张牙舞爪的炫耀着。

  「这什么东西?看起来好邪恶。」月舞惊奇的看着这触手怪,忽然,几只触手飞速突袭而来,不等她反应,触手便一把缠住了她的手脚。

  「啊……这家伙……放开我!」月舞本能的想要挣脱,可是四肢被缠住的她一点也使不出力气,接下来,那触手一把扒掉月舞的衣服,然后将她提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月舞羞愤的看着这触手怪,接着,一根直径三厘米粗细的触手慢慢伸到月舞的下面,然后扳开她的蜜穴,一下子刺了进去。

  「啊……」月舞一声浪叫,那触手仿佛一条灵活的大蛇,粗糙的凸起摩擦着柔软的内壁,刺激的月舞不住的娇喘着。

  「混蛋……居然这么恶趣味……啊……好……好舒服……」那触手忽然以极快的速度抽插着,每一下都一插到底,触手深深穿过子宫口,狠狠顶着子宫内壁,仿佛要把她插穿似的。这强烈的感觉让月舞忍不住呻吟起来,清澈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淫媚起来。

  这时,其他触手也都围了过来,而此刻的月舞,早已被插的意乱情迷,不能自抑。接着,第二根触手,也挤进了月舞紧窄的蜜穴,一下子插了进去。

  「哦……哦……好棒……」月舞面颊潮红一片,半闭着媚眼,大口的喘息着,一丝丝爱液随着抽动流了出来,滴在地上。

  这时,一丝冰凉的感觉从屁眼处传来,然后一股异常的充实感一插而入。
  「啊……我的屁眼……哦……好刺激……好深……」触手在月舞的屁眼里不断的扭动深入着,粗糙的凸起摩擦着柔软的肠壁,然后,在深入一米之后,那触手便以极快的速度,猛烈的抽插着。

  「嗯……我的肠子……被这东西肆意玩弄着……好棒……从未有过的刺激……请再大力点……」

  似乎是回应月舞的声音,第三只,第四只触手也挤开了月舞的蜜穴,一股脑儿插了进去。此刻,四只触手来来回回不断的抽插着月舞的阴道,每一下都深深插入子宫深处,狠狠撞击着月舞的子宫壁。

  「啊啊啊……我快不行了……」月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原本平滑的小腹被插的频频隆起,粗糙的触手不住的顶着子宫内壁,每一下都仿佛要将它顶破一般,这难以想象的粗暴抽插给了月舞前所未有的刺激,月舞双眼失神,性感的嘴唇一张一合,颤抖着说不出话,蓦的浑身一阵痉挛,大量爱液猛的喷了出来,泻了一地。

  月舞不住的娇喘着,脸蛋满是愉悦的潮红,然而,那触手在月舞经历了高潮之后,却更加狂暴起来,第五根触手也强行挤了进来,顿时,阴道被扩张到极限的月舞,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叫喊,这近乎毁灭性的快感不断的吞噬着月舞的理智,淫媚的眼睛一下子变得空洞无神,微张的小嘴不断的留着晶莹的口水,显得淫媚之极。

  接下来,第六根触手也扳开了月舞的蜜穴,然后强行插入进去。

  「啊啊啊啊啊……要坏掉了……啊哈哈哈……插穿了……穿了……」月舞的理智终于被这无尽的快感给吞噬,她的四肢无力的抽搐着,小腹高高的撑起,几乎成了半透明状,体内的触手也清晰的呈现出具体形状。

  六根触手疯狂的冲击着月舞的子宫壁,每一下抽插都带来几近极限的强烈快感。猛的一阵高潮袭来,月舞双眼翻白,颤抖着直接昏迷了过去。

  然而,触手可不会给她昏过去的机会,那六根触手如同一个拳头一般,疯狂的撞击着月舞的子宫壁,把月舞又活活的插醒过来。

  「啊啊啊啊……不要……这太激烈了……噢噢噢哦哦……在用力些……把我肚子……插爆……」月舞被插的神智迷乱,语无伦次,眼泪口水完全不受控制的往外涌出,一副被玩坏的模样。

  这时,又有三根触手围了过来,月舞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触手撬开自己的屁眼,然后狠狠戳了进去,一插到底。

  「啊啊哦哦哦……屁眼……要裂开了……」月舞吐着舌头,翻着白眼浪叫着,那触手在月舞的子宫和直肠不断的搅动,同时,两根直径只有一厘米的触手,一把撑开月舞的乳孔,然后强行插入进去。

  「哦哦哦哦……我的乳头……不要……会坏掉的……」月舞翻着白眼被干的不住浪叫着,身子却是不自觉的配合起来,前后一共十根触手抽插着月舞的蜜穴和肛门,将月舞的肚子彻底插的变形走样。巨大的轮廓在体内蠕动着,看上去极为妖异。

  「啊啊啊哈哈……快啊……再用力的插我……不要停……哈哈哈哈哈……」这难以想象的快感让月舞爽的快要疯掉了,她失神崩溃的大声浪叫着,浑身夸张的抽搐个不停,下体更是不断的喷出淫水,完全不受控制。她已经在这难以想象的奸淫中高潮无数次了。

  忽然,噗嗤一声,一股淡黄的尿液喷了出来,月舞直接爽到高潮失禁了。
  「啊啊啊哈哈哈……好棒……呀啊啊啊啊啊……」月舞失神浪叫着,平坦的肚子被干的疯狂的连续凸起,下体的尿液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这时,一直在抽插月舞乳孔的两根触手,忽然一把抽出,顿时,那白色的乳汁如同高压水枪一般喷涌出来,直接射出了十来米远。

  「噢噢噢哦哦……」月舞翻着白眼浑身剧烈的痉挛着,眼泪口水大量的往外涌出,已经彻底失神崩溃了。

  然而,那触手依旧在疯狂的抽插着月舞的蜜穴和后庭,仿佛永远也不会停歇下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月舞慢慢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会客厅的桌子上,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唔……身体没有力气……」月舞强撑着坐起来,将大大张开的双腿闭拢,自己的裤子早已湿透了,桌子上,留有一大滩自己的淫水,月舞红着脸,羞愤道:「你太过分了,你居然……」

  「喂……不要误会,我可一根汗毛都没碰你了。」这个男人一脸无辜的说道。
  「哼!」月舞娇哼一声,将脑袋妞向一旁。

  「如何,在幻境里,月舞大人可还舒服?」男人笑嘻嘻的问道。

  「哼!是有那么一点点舒服了。」月舞细弱蚊声的回应着,俏丽的脸蛋红透了。

  「那么,我这本事你可还满意?」男人笑着问道。

  「还行吧,喂,你叫什么名字?」月舞转过头,问道。

  「我叫果心居士,擅长幻术,还请多多指教。」男人恭敬的行礼道。

  「幻术确实有一套,话说,你的幻术是怎么施展的?」月舞好奇的问道。
  「眼睛,我这双眼名为真视之眼,能够看千里,破幻术,同时也能通过对视来施展幻术。」果心居士指着自己紫色的眼眸答道。

  「真视之眼?这万中无一的天赋,了不起,果心居士,请务必加入我方阵营。」月舞有些激动的说道。

  「嘿嘿……」果心居士发出了下流的笑容:「其实,我是因为月舞大人你才来的,在界之町看到你那骚浪的样子,我就一直无法忘却,所以……」

  「色鬼……」月舞娇嗔的呻吟一声,然后主动抓住果心居士的手,伸进了自己胸口的衣领里,让他粗糙的大手捏住自己饱满的酥胸。

  「嗯……」月舞一声娇喘,这诱惑的呻吟让果心居士一声吼,然后一把将月舞的衣服撕开,将她粗暴的压在身下……

  三天后,胜龙寺城的地牢里,月舞被反绑着双手,全身一丝不挂的被分开双腿,接受着一批又一批足轻的轮奸。

  「啊……用力……哦哦……乳汁……喷……出来了……啊啊……」月舞半闭着媚眼,不停的浪叫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将肉棒插入月舞的蜜穴和后庭,猛烈的干着她,还有一人则用力的挤着月舞的奶水,将之全部挤到一个木桶里面。
  「骚货,你这奶水怎么挤都挤不完。」那人狠狠握住月舞的奶子,粗暴的揉捏着,简直要将它捏爆一般。

  「嗯嗯……那当然了……哦哦……我特意研制的催情药丸……质量保证啊……」月舞娇喘着说道。

  「啧啧啧……大人真是个极品尤物,比我以往干过的所有女人加起来还要好。哦……夹的好紧。」那人加大力度抽插着月舞的蜜穴,一股股淫水都被带了出来,地面上,早已汇聚了一大滩的亮晶晶的水泽,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味道。
  「所以……你们也要发动其他人……啊啊……多多加入才是啊……以后每次出征……哦哦哦……我都会……让你们干个爽……」月舞娇媚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水波荡漾,嘴里发出醉人的娇喘。

  这时,一个传令武士走了进来,对月舞道:「月舞大人,一位自称叫真壁氏干的人,在门外求见。」

  「真壁氏干?好像在哪里听过……哦哦……让他在会客厅等候……啊啊……用力……我马上就来。」月舞一边被干的浪叫,一边回复着传令武士。

  「是!」……

  不多时,会客厅,月舞穿好衣服走了进去,然而,刚推开房门,一双粗糙的大手便突然从身后紧紧抱住月舞,狂吻着月舞的脖颈,一只手还袭上了她的胸部,隔着衣服用力的揉捏着。

  「啊……放开我!」月舞拼命的挣扎着,可是这家伙的力气却是出奇的大,如同一尊石像一般,自己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唔!奶子鼓鼓的……真是让人按捺不住!」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从耳边传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胸袭,月舞心跳加速,一脸羞红,但内心却是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刺激和兴奋。

  「你!干什么……啊……快住手……放开我!……大胆……你知道我是谁吗?」月舞羞愤的说道。

  「城主大人穿的如此骚浪……不就是想要勾引别人干你吗?你的大名我可是有所耳闻,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满足你的。」

  「啊……不是的……放开我……」月舞带着一丝哭腔说道。

  「别装了……城主大人……你看……乳头都硬了……下面也湿了……你很想要吧……」

  「唔……我的衣服……」月舞的衣服已经被拉到腰下,裙摆也被掀了开来,随着这个叫真壁氏干的男人粗鲁的爱抚,月舞的呼吸变得急促,浑身开始发软。
  这时,门外听到声响的护卫,敲门问道:「月舞大人,您怎么呢?」

  「哦了!大人要怎么说呢?」真壁氏干在月舞耳边悄悄问道。

  「我没事,没我的命令,你们不要进来。」月舞下令道。

  「是!」护卫一声回应,继续在门口守卫。

  「这就对了,那么,接下来,我会让大人很舒服的。」真壁氏干下流的在月舞耳边说道。

  「讨厌了……你不脱衣服要怎么干我呢?」月舞娇嗔道,真壁氏干放开月舞,迫不及待的脱去自己的衣服,三下五除二便将衣服脱了个精光。

  「好大……」月舞小手捂着嘴巴,只见这个叫真壁氏干的年轻人,竟然有着接近两米的身高,全身都是结实发达的肌肉,而他下面那根肉棒,竟然比自己的小腿还要粗,还要长,上面布满了狰狞的凸起。

  脱完衣服的真壁氏干,露出了下流的笑容,他一把将月舞抱起来,对着他那根狰狞恐怖的大肉棒就用力往下按。

  「呜噢噢噢……」月舞还在流着之前足轻精液的蜜穴,被真壁氏干粗大的肉棒用巨大无比的力量一下强行撑开,紧窄的穴口瞬间被撑大了数倍,然后真壁氏干用手握住月舞纤细的腰肢,再强行用力朝上一顶,刷的一下,前半截巨大的肉棒就强行插进了月舞的子宫之中,将她平滑的肚子顶出一个大大的圆柱型的凸起。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肚……肚子……要……破掉了……呜哦哦哦……」月舞被插的仰起头,圆瞪着媚眼大声的浪叫着。

  「哈哈哈……老子早就想干你很久了……看老子今天不插死你……」真壁氏干像发了疯一样,开始用他那超大尺寸的巨型肉棒在月舞被顶的凸起的肚子里猛的狂插,发出剧烈的摩擦声。

  「呜哦……呜噢……呜噢噢噢……不行……太大了……下面……要坏掉了……」月舞被插的翻起白眼,浑身疯狂的痉挛起来,肚子更是被捅的一阵接一阵的高高凸起。

  「大人!怎么这就不行了,这才是刚刚开始了!」真壁氏干越干越猛烈,那巨大的肉棒不断的摩擦着月舞敏感的嫩穴,大量的淫水随着猛烈的抽插被带了出来,发出淫靡的啪水声。

  「噢噢噢噢……要死了……怎么……这么大……啊啊啊……肚子……要破掉了……」月舞流着眼泪,吐着口水,一副失神崩坏的模样,一对滚圆的奶子随着真壁氏干猛烈的抽插而上下剧烈的晃动,这时,真壁氏干忽然放开双手,顿时,月舞的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那巨大的肉棒上。

  「啊啊啊……子宫……要插穿了……」月舞四肢无力的抽搐着,眼泪口水完全不受控制的往外流着,那巨大的肉棒将月舞的肚子顶出一个大大的圆柱凸起,这时,真壁氏干一双粗糙的大手一把握住月舞滚圆的奶子,然后狠命的搓揉着,用力一捏。

  「啊啊啊啊啊……混蛋……我的奶子……乳汁……哦哦哦……我要……我要杀了你……」月舞语无伦次的浪叫着,奶子几乎要被真壁氏干巨大的力量给生生捏爆,大量的白色的乳汁直接爆了出来,射出十来米远。

  「大人,我要射了,是射在里面好呢?还是外面呢?」真壁氏干一边猛烈的干着月舞,一边用舌头舔抵着月舞的耳垂,淫笑道。

  「啊啊啊……我不行了……饶了我吧……」月舞被干的神志不清的浪叫着,全身瘫软的月舞,只能任凭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肆意奸淫。

  「那我就射在里面好了,乖乖怀上我的孩子吧!」真壁氏干将月舞整个身子猛力的往下压着,肚子更是被顶出了一个更大的圆柱凸起,几乎要撑破了一般,然后,真壁氏干一声低吼,精液如同喷泉一般,狠狠的射进了月舞的子宫里,将月舞的肚子撑成了一个高高隆起的滚圆。

  「呜噢噢噢噢……精液……好……多……太……多了……肚子……要破掉了……呜……」月舞身体朝后反弓绷的紧紧的抽搐个不停,大量的精液从她被撑大了数倍的蜜穴口狂喷而出。

  看着全身猛烈抽搐着的月舞,瘫软在自己怀中失神崩坏的模样,真壁氏干一阵淫笑,然后再度将坚挺的肉棒,一下子插入月舞的蜜穴中,又是一阵猛插。
  「唔唔唔唔唔唔……」月舞被插的口吐白沫,双目翻白,一副被玩坏的无助模样,真壁氏干越发得意起来,抓着月舞娇弱的身子,按在自己巨大的肉棒上猛烈的抽插着,将月舞的肚子再次顶出一个大大的滚圆,尿液完全不受控制的失禁流出,与淫水精液一同滴落到地面上。

  月舞就这样不停的被真壁氏干强暴射精,十来个时辰后,得到彻底发泄的真壁氏干,在月舞体内射出最后一波精液后,也有些体力不支的靠着墙壁喘着气息。此刻的月舞,早已被干的神志不清,小便失禁了。

  「哈!城主大人彻底被我玩坏了呢!」真壁氏干淫笑着,抓住月舞的腰肢,「啪」的一声将她扔到了一旁。

  此刻的月舞,满身精液,全身淤青,肚子圆圆的鼓起,里面全是被填满的精液,被插的扩张成一个大洞的肉穴,还是不住地蠕动着,流出一股股的精液,她的嘴巴微张着,舌头大大地伸在外面,口水精液不住地流出着。她的眼睛没有神采,只有翻白着的崩坏。而她的奶子,则依然在喷出着一股股的奶水。

  「啊……哈……插啊……哈哈……」月舞似乎还沉浸在高潮中,半闭着媚眼扭动着美艳的身子,修长的双腿兀自抽动着。

  「真是不耐了。」真壁氏干看着月舞被干翻的模样,刚刚软下的肉棒竟是又硬了起来,不过他已经不想再干了。然而,就在他想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原本失神崩溃的月舞,竟是一脸淫媚的爬到了他的面前。

  「嘻嘻……真壁大人真是太厉害了……害人家都上瘾了!」月舞露出了贪婪而淫荡的笑容,满脸糊着精液的俏脸更是露出了醉人的潮红。

  「来呀……真壁大人……我们继续吧……您真是太厉害了……简直比一百个人都厉害……」月舞伸出舌头舔抵着真壁氏干巨大的肉棒,然后在真壁氏干吃惊的模样下,将自己还未被插过的屁眼,对准这根巨大的肉棒,慢慢坐了下去。
  「哦哦哦……屁眼……要爆掉了……啊啊啊……好痛……你的尺寸……太大了……啊啊啊啊……」月舞只觉屁股一阵剧痛,淫媚的眼睛又不自觉的往上翻着,口水不住的往下流着,然后,月舞猛一用力,整个身子用力的往下一压,顿时,那巨大的肉棒一下子全根没入,插的月舞翻着白眼又是一声尖叫。

  「啊啊啊哦哦……屁股……要坏掉了……呀啊啊啊……」月舞浑身颤抖,脸蛋涨得通红,稍稍停顿一下,月舞身子用力的扭动起伏着,上上下下欢快不已,胸前高耸的双乳剧烈的摇摆跳跃,脸上已经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兴奋的表情。
  「来吧……真壁大人……我要你狠狠的干遍我的全身……」月舞的眼神充满了狂热,在真壁氏干越来越惊恐的目光中,月舞越发的疯狂的扭动起来……
  一天后,会客厅的房门终于被打开,月舞怀着满意的笑容走了出来,而真壁氏干,已经瘫软在地上,口吐白沫,早已昏死过去。

  就这样,胜龙寺城又加入了一位力大无穷的猛男——真壁氏干。而自此以后,真壁氏干再也不敢在月舞面前造次了,只要是月舞的吩咐,他一定不问原由,全力办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