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贱货母亲】(08)【作者:饥饿的杰克】
【贱货母亲】(08)【作者:饥饿的杰克】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八)舅妈沦陷

  五·一劳动节期间,正好是我舅舅40岁生日,舅舅在镇上的小饭店办了一场宴席,我们一家三口受邀前往。

  当天,爸爸开着出租车,载我和妈妈俩人去那家小饭店。我故意把带给舅舅的礼品放在副驾驶,让妈妈和我坐在后排。爸爸倒觉得没什么,还开玩笑地说,他「载了两个不付钱的乘客」。殊不知这是我的刻意安排,当爸爸在前面专心致志地开车时,我和妈妈则在后面「玩」了起来。

  我妈妈今天穿一件灰色风衣,底下套一条黑色皮裙,上车后,没过多久,我就把手伸进了我妈妈的两腿之间,隔着真丝内裤开始搔弄她的肉穴口。

  妈妈娇嗔地翻了我一眼,示意我别乱来。我「嘿嘿嘿」地轻笑了几声,不仅没听她的,把手抽出来,反而拉开她的内裤前沿,将两根手指探进了她温热的阴道内部。我妈妈娇吟了一声,不知是爽还是羞,她眉头紧皱着,因为她很明白我接下来要干什么……我的两根手指游荡在妈妈的下体私处,对她所有敏感部位都十分了解的我,像每次做爱前一样,一根食指顶在我妈妈饱满的阴核上,轻轻揉弄,另一根中指捅进她的阴道里,抠挖她的阴道壁。很快,妈妈就被我指奸得春情荡漾,不知不觉中她主动向两侧分开大腿,好让我的中指在阴道里插得更深。
  「妈妈,你也摸摸我呗。」

  我在妈妈耳边轻声说道。

  妈妈娇羞地点点头,然后又紧张兮兮地看了看我爸爸,确定他眼神直视前方,无法注意到我们母子俩,妈妈这才大胆地伸出玉手,隔着裤子抚摸起我的鸡巴。她伸出两根玉指,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指甲在我的龟头上轻轻刮着,摸了一会儿后,妈妈又向下游移,手掌握住我的阴囊,手指一张一收地温柔捏弄着。

  一路上道路颠簸,我妈妈没戴乳罩的巨乳顶在我的胳膊上,随着汽车车身的晃动,这一对没有束缚的软绵绵的巨乳在我的小臂上不停滚动,我真想低下头去,撕开妈妈性感的V 字领口,再一口叼起她那两粒黑黑的大奶头含在嘴里吮吸……
  二十分钟后,我们一家三口到达目的地,我和妈妈拎着礼品先下车,爸爸到后面的停车场找车位。此时,舅舅西装革履地站在饭店门口,正笑脸迎宾,忙得不亦乐乎。我跟妈妈走上前去,和舅舅寒暄了几句,这时候,我突然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舅妈。

  我舅妈叫魏美珍,今年36岁,在一家大型超市做收银员。舅妈十几岁时因某些家庭因素,被迫嫁给了我舅舅,婚后俩人不知是谁不孕不育,一直都没生小孩儿。如今舅妈也快奔四十岁的人了,或许没孩子、不需要操心吧,舅妈一直保养的很好,丰乳翘臀、面容白皙,脸颊连一丝皱纹都没有。

  今天,为了舅舅的生日宴,舅妈刻意打扮了一下,她上身穿一件紫色的小西装,里边是一件同色系衬衫,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她天蓝色的蕾丝胸罩;舅妈下边穿着白色的西装裙,裙摆很短,刚刚遮住她饱满的臀部;舅妈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鞋跟足足有8 厘米高,搭配着她腿上棕色的长筒渔网袜……这一身精致、漂亮的人妻打扮,使舅妈整个人显得既性感又高贵。

  我目光痴痴地盯着舅妈,足足看了一分多钟,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我妈妈就站在我身旁,她察觉到我在盯着舅妈看,不禁好奇地问我:「在看什么呢?」我嘻嘻哈哈地不作答,让妈妈挽着我的胳膊先进去,等下再跟她细说。

  入席后,宾客们均已就坐,我和爸爸妈妈坐在一起。过了一会儿,舅妈满脸微笑地走过来打招呼,我赶紧起身,和舅妈客气地握手,舅妈的小手可真软,我只不过轻轻握了两下,裤裆里的鸡巴又翘了起来。这时候,舅妈正巧低头整理裙摆,她无意中看到我裤裆处撑起了一个小帐篷,不禁轻声「啊」了一句。我看到舅妈小脸瞬间就变红了,她也抬头看看我,脸上一副尴尬不已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舅妈端着酒杯到别的桌敬酒,我看着她大屁股一扭一扭地走来走去,心想一定要把这个骚货拿下,然后像肏我妈妈那样天天肏她的骚屄。
  宴席进行到一半时,我凑近妈妈耳朵,悄悄和她耳语了几句,妈妈红着脸不断摇头,我见状,便趁四下无人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用食指和中指在她的阴道口摩擦,妈妈实在受不了了,便娇呼道:「好吧、好吧,真讨厌!我跟你去厕所就是了。」

  我和妈妈俩人来到饭店的洗手间,然后一起钻进了男厕所里。

  大门关上后,我妈妈便双手扶着墙,一边翘高屁股等待我从后面插入。我淫笑着说了句「真乖」,就毫不客气地从后面插进我妈妈的肉屄,妈妈不敢怠慢,她仰着头轻声淫叫起来,大屁股还一扭一扭地配合我的奸淫。

  「妈妈,我想肏舅妈,你同不同意?」

  我一边狠狠操着妈妈的肉屄,一边淡定地说道。

  妈妈一听我竟然有这种想法,惊讶地小嘴张得老大,她摇摇头说:「不行、不行,你舅舅是我的亲弟弟,我怎么能让你和他老婆……」

  「啪、啪」,我生气地扬起手,重重地打在妈妈的大屁股上,妈妈疼得尖叫一声,她肥白的臀肉上立刻显出两记红通通的巴掌印。

  「哼,你怎么又不听我的话?妈妈,如果你不让我肏到舅妈,我就让高原他爸爸把你带到工地上!」

  「什……什么工地?」

  妈妈紧张兮兮地问我。

  「呵呵,你还没听说吧,高原那天跟我讲,他爸爸在一个工地上养了十几号农民工,他们都是外乡人,老婆不在身边,平时也没钱找女人嫖,工地上干完活他们都很寂寞哦!」

  「那……难道……难道高原他爸爸想让我……让我……」

  妈妈涨红了脸,语气透露着恐惧。

  「哈哈,没错,他爸爸准备让你去工地上慰劳慰劳那帮五大三粗的农民工们!」
  「啊!我不要!乖儿子,求求你别答应他!我受不了的,那么多人……」
  「哼,你不想去也行,我可以饶过你这一次,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双手按住妈妈的两瓣大屁股,下身猛烈地抽动。

  「什么要求?」

  妈妈眼神天真地问我,真是个奶大无脑的傻女人!

  「你说呢?!当然是同意我玩玩舅妈喽!我看她那骚浪样,应该也是个大淫妇。」

  「好……好吧……我知道了……你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你做,你只管保密,别告诉舅舅就行了。」

  「好……我……我答应你……不……不告诉……你舅舅……啊啊……轻点啊!」
  和妈妈谈完条件后,我差不多也快射了。我双手伸到前面紧紧握住她的一对巨乳,下身抽送的速度愈来愈快,母子俩交合处「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在男厕所里回荡个不停,妈妈的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大约又肏了几十下后,我终于忍不住龟头一颤,把滚烫的浓精全部射进妈妈的子宫里。高潮过后,我妈妈竟然虚脱得摊倒在地上,我抽出疲软的肉棒,在妈妈鼓鼓的乳房擦了擦,提起裤子出门了。

  ……

  当天晚上,我骗爸爸想在舅舅家住一晚,让他一个人先回去,妈妈留下来陪我。

  爸爸走后,我和妈妈俩睡在舅舅家的客房,舅舅和舅妈睡在隔壁主卧室,仅仅一墙之隔。夜里,我和妈妈赤条条地滚在床上做爱,我一边狠肏她的骚穴,一边拿鸡毛掸子抽打妈妈的屁股,故意让妈妈疼得嗷嗷直叫。不出所料,母子俩在隔壁弄出很大声响,没过一会儿,舅妈就听到了,她觉得很不对劲,便起床过来敲门。但其实我根本没锁门,只是半掩着,舅妈伸手一推,我们母子俩的屋门就打开了……

  「哎呀,我的天哪!」

  舅妈吓得尖叫一声,目睹我和妈妈俩一丝不挂着正在行苟且之事,她惊讶地捂住嘴巴,万万没想到自己外甥竟然和母亲乱伦,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舅妈从没经历过这种事,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哈哈,舅妈,别傻站在那儿啊,一起过来玩玩呗!」

  我淫笑着对舅妈喊道。

  「啊!我不要!你这个小坏蛋!」

  舅妈吓得掉头就跑,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从身后一把抱住她,然后大手握着舅妈的双乳向前一推,把舅妈推进了房间。

  我转身,将房间门反锁起来,告诉舅妈反抗是没有用的,而且如果把动静闹大,让我舅舅知道那就更不秒了。舅妈低头不语,她知道利害关系,自己靠力气是拗不过已经成年的外甥的。我妈妈坐在床上,保持沉默,她自然不敢过去帮助舅妈。

  接着,我老道地走到舅妈跟前,将她黑色蕾丝内裤一下子拉到小腿处,舅妈双腿不停地乱蹬,不想让我看到她两腿之间毛茸茸的私处,但很快我就用胳膊钳制住她。

  大约抵抗了几分钟,舅妈实在没力气了,于是我便拽着她的头发,把她牢牢按在地上,然后鸡巴不费力地插进了舅妈口中,如此一来,舅妈只能一边强忍着给我口交,一边「嗯嗯啊啊」地发着微弱的声音。

  这时候,根据计划,我先不急着享受舅妈的口舌侍奉,而是让我妈妈拿出手机,对着舅妈含着我阳具的淫荡模样,「啪、啪、啪」,连续拍了十几张照片。脸部拍完后,我又让妈妈将镜头下移,给舅妈光溜溜的屁股和阴部几张特写。
  「嘿嘿,舅妈,你的淫照都拍好啦!」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呜呜」

  「不要哭啦,以后我会好好疼你的,但你要记住,你的命运现在掌握在我手中,如果你敢反抗,我就把这些照片发到舅舅手机上。」

  「呜呜……呜呜……你……你太坏了……你就是个小坏蛋……」

  「嘿嘿,我就是小坏蛋啊,那又怎样?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好好给我舔鸡巴!」
  把柄被我抓在手上,舅妈彻底没了底气,她悲愤地点点头,说,只要不让我舅舅知道,她什么事都答应我……

  接下来,我自知大功告成,让舅妈给我口交了一会儿后,阳具上已经沾满了舅妈的口水……我坏笑一声,神情愉悦地躺到身后的大床上,胯下那根年轻的阳具直挺挺地朝天竖立着,龟头暴露在空气中微微颤抖。

  舅妈脸上写满了无可奈何的表情,但没有任何办法,她只能自觉地张开双腿,跨坐到我的阳具上。

  我一只手扶着龟头,在舅妈的阴道口研磨了一会儿,然后对准她那鲜美多汁的肉屄口,扑哧一下,随着舅妈缓缓坐下来,我的肉棒渐渐完全被吞进她妖娆的阴部里。

  第一次进入舅妈的身体,我的阳具好像扎进了一团湿热的棉花糖里。舅妈不仅人长得漂亮,性器也不同凡响,与我妈妈那被无数支鸡巴肏过的肥屄相比,舅妈的肉穴更加的紧窄,膣口一吸一吸的,还会夹人。

  「怎么样?你外甥的鸡巴大不大啊?」

  我淫笑着问舅妈。

  舅妈默默地不讲话,她骑在我的肉棒上,不紧不慢地耸动着自己的腰部。舅妈雪白的臀部一上一下地榨取着我年轻的肉棒,我的龟头也随着舅妈有节奏的摆动,而一次又一次撞击着舅妈娇嫩的子宫口,不知不觉中,我似乎感觉到舅妈原本禁闭的子宫口被我的龟头活活顶开了一道口子。

  舅妈紧紧抿着嘴唇,呜呜咽咽地浪叫着,子宫口被自己外甥侵犯的酥麻感觉,是舅妈一辈子都未体验过的,看来平日里舅舅一定冷落了舅妈。

  舅妈以「女上位」的姿势骑坐在我身上,卖力地服务着我,她一边上上下下套弄我的阳具,时不时地还抬起脸颊,看几眼坐在床头的我妈妈。舅妈水汪汪的眼神里充满了悲愤和委屈,可我妈妈也无可奈何,她自己早早就沦为我的性奴隶。我妈妈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扭过头去,不看自己儿子与自己弟媳妇的激烈交媾,避免与舅妈进行眼神接触……

  舅妈骑在我身上跳动了一会儿后,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了,她上上下下跳动的速率越来越慢。于是我稍微支起身子,伸出手把舅妈的上衣给掀了起来。舅妈这件上衣是睡觉时穿得,里面自然不会戴胸罩,她那两颗呈半球形隆出的大白乳随即暴露了出来。

  舅妈胸前那一对硕乳,虽然不像我妈妈的奶子鼓爆得那么厉害,但目测至少也有D 罩杯了。舅妈的乳头是深褐色的,周围一圈淡红色的乳晕,有可乐瓶口那么大。不仅如此,舅妈的乳头还很长,比我妈妈圆鼓鼓的奶头要长很多,难道是给我舅舅吮吸的?嘿嘿。

  我伸直了脖子,用舌头去舔吸舅妈右边的奶头和乳晕,同时用手去搓揉她左边的奶子。舅妈被我弄得不由自主地狂扭着大屁股,脑袋也跟着直摇摆。

  我主动向上挺送下体,有意控制自己的阳具在舅妈阴道插入的深度和抽插的幅度,让龟头被舅妈柔软的子宫颈包围,享受那种温暖酥麻的感觉。

  大约抽插了几十下后,在肉体的痛楚和精神的羞耻夹击下,舅妈慢慢感受到了交媾的愉悦——「啊啊啊!」——随着舅妈一声声发自肺腑的尖叫,高潮没有预兆地突然来临,我感受到一股股淫液从舅妈膣口四周喷出。

  我赶紧抱起舅妈,将她整个人往床上一扔,然后分开她的双腿,重新将阳具一下子整支插入,压在舅妈身上做起了最后冲刺。

  我的阳具在舅妈的阴道内横冲直撞,龟头次次都直顶她娇嫩的花心,大约猛烈地抽插了十几下后,一股热流从我的阳具根部传到顶端的龟头,白色浓稠的精液随即从马眼喷出,射进了舅妈的子宫……

  ……

  一个星期后,某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正在吃晚饭。

  妈妈今天烧了一桌子菜,全是美味佳肴,原本一家人在一起吃饭,都要说说话聊聊天什么的,但爸爸却来不及细细品尝,他吃过饭后还得出去跑出租,被乘客提前预约了。

  餐桌上,爸爸一个劲地夹菜、扒饭,不跟我们母子俩说话,连头都不抬一下。妈妈也不打扰他,不时地给爸爸多夹几块肉……我手里捧着碗筷,在一旁看着,心里不禁泛起一阵酸楚,觉得自己老爸实在太辛苦了,天天干活都这么拼,全是为了我们这个小家呀。

  不过,心里酸楚归酸楚,与此同时,我又巴不得爸爸赶紧吃完饭出门,好让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俩人,那样我就可以把妈妈扒光衣服、拖上床为所欲为了——既然爸爸每天都这么忙碌,那他自然没有时间照顾到我妈妈,作为他们唯一的儿子,不如就由我代替爸爸,好好「照顾」一下我那欲求不满的妈妈了!

  就这样,一家三口吃着吃着,忽然,妈妈的手机铃声响了。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一霎间,妈妈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此时爸爸依旧自顾自地吃饭,根本没空理会这事儿,而我则敏锐观察到了妈妈脸色的变化。

  妈妈皱着眉头把手机丢在一旁,没有接听那个电话,还把铃声给关闭了。可没想到三分钟后,妈妈的手机「嗡嗡嗡」地震动个不停,连续收到了五、六短信息,妈妈见状,只好皱着眉头放下碗筷,且下意识地看了我一眼。

  接着妈妈没有说话,她拿着手机,起身往厨房里走去。我也没心思吃饭了,跟在妈妈身后。

  厨房里,妈妈见我跟过来了,她转过身,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客厅,确认我爸爸仍然在吃饭后,才悄悄对我说,刚刚的电话是高原他爸打来的,说是今晚在大富豪酒店有个接待任务,需要她去一下……

  正当妈妈说话间,我的手机也振动起来,我拿起来一瞧,高原他爸竟然发信息给我了!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高原他爸语气很强硬,很着急,他说今晚临时有一个接待任务,要我妈妈必须过来一趟。末了,高原他爸还提醒说,让我别忘了,我现在算是在他那公司实习,每个月还领实习工资呢!

  我把短信息拿给妈妈看,妈妈看完后,一时间沉默不语,脸上写满了无可奈何。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恐怕今晚我妈妈又得献身了……

  看此情形,等会儿我把妈妈送到高原他爸那里,之后应该就没我什么事了。我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儿,在那种饭局上,既不会喝酒,只能眼巴巴地看一帮男人玩弄我妈妈。既然如此,我今晚肯定得玩点别的。

  我眼睛轱辘一转,思忖了几秒钟后,一拍脑门:对啊,不是还有舅妈么?这个骚货刚刚被我拿下,估计这两天一直都在偷偷想念我的大鸡巴呢!哈哈。
  随即我走出厨房,躲在角落里偷偷发短信息给舅妈,(也许是怕妈妈吃醋吧),我让舅妈晚上也去大富豪酒店,与我在那里会面,如果她不来的话,后果自负。末了,我又发了几张舅妈的淫照,作为强力的威胁。

  很快,舅妈就回复我的短信息了:「好的,不过以后请不要再发那些照片了……」

  半个小时后,爸爸吃完了晚饭,他点了根烟,一边大口大口地吸烟,一边穿上外套、拿上车钥匙,径直走出家门。

  妈妈站在窗台边,眼瞧着爸爸在楼下车位,开门、上车、启动、出发,待爸爸的出租车消失在夜色中,妈妈立刻拉上窗帘,回卧室化妆打扮起来。

  当晚七点多钟,妈妈连桌子上的碗筷都来不及收拾,便带着我,打上一辆出租车,直奔镇上的大富豪酒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