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剧变世界】(序-01)【作者:刑天舞】
【剧变世界】(序-01)【作者:刑天舞】
字数:40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序章

               2018年

             太阳风暴后的地球

              彻底改变一切

          人类的科技所带来的便利逐渐消散

  回归生物本能的地球,大自然的力量正在反扑

              正文、风暴起始

  姑且叫我Ray吧,一个随家人从南部搬上来桃园的宅男,身高一百八十公分,体重一百公斤,曾经报考军校、后来受不了军中生态而办退的鲁蛇,跑去澳洲打工度假后回国,过着寻找工作的阿宅生活。

  农历过年前的花莲地震当天,各大新闻台简短报导当天太阳风暴并不会影响民众的日常起居后,便将报导内容便转移到各种没营养的新闻事件上了。而我,百般无聊的打着网路游戏直到地震来临当下,走出房门后心有余悸的与爸妈聊着最近地震如何频繁(毕竟桃园大概只有四级、还不到需要逃难的状况),在外地工作的小弟最怕地震的家常话题。当晚在边关心花莲震灾的情况下边滑着手机沉沉睡去。

  隔天2月7日一样睡到快中午才起床的我,原以为爸妈早早出门上班去了,却发现爸妈的房门紧锁,没有出门工作的迹象。推开房门一看才发现爸妈还在睡觉,我想说既然他们还没出门而时间也快中午了,我让他们多睡一下去买完午餐再叫他们一起吃好了。一边这样想着的我,拿着钱和手机出了门却发现手机好像连不上网路,而楼下一楼的麵店居然也没有营业,奇怪的是我住的这个社区一片寂静无声,汽机车、捷运呼啸而过的声响都没有听到。

  此时的我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生意最好的便当店居然也没有开、全联超市铁门没有开启,只有门口零零散散的停放着几辆摩托车和上了锁的脚踏车。一旁的便利超商的电动门半开着,日光灯却断断续续的,而超商店员却趴在收银台上睡着了,我侧身走进超商拿了水与御饭糰、麵包等食物、而那该死的店员还是趴在收银台上睡得很爽,连我要结帐了都不知道,我摇了他的身体快十分钟还是不甩我、呈现放弃状态的我把钱放在桌上后,将食物用购物袋装好后一边纳闷的走回家中,准备叫爸妈起床吃饭。

  回到家中、浅眠的爸妈听到我的动静应该会有所反应才是,可是他们俩这时候却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好像陷入了长眠一样,这个时候的我想打电话叫救护车却发现手机不仅没网路、连拨号也无法了。无奈又担心爸妈身体状况的我,只好拿着机车钥匙去邻近的长庚医院看看能不能请他们出动救护车来载我爸妈去医院请医生诊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却发现机车无法发动、甚至连过电似乎都没感应。不死心的我换拿汽车钥匙想发动汽车,果然、连汽车都无法发动、这奇怪的一天已经让按耐不住的我,在空无一人的街上飙出髒话却束手无策,只有摸摸鼻子走两个街区去急诊室请求支援了。从我家走到长庚医院约十分钟吧,短短十分钟的路程、商店街空空一片、铁门紧锁,我一个走在街上不禁心想:「妈的、就算要拍电影清场,也不至於完全空荡荡的阿!」。

  带着这种奇怪想法的我,看着平常车水马龙的复兴一路上,没有一台车只剩下路边的机车题停车格上还停着别人没有牵走的机车,然后整个大街上就剩我一个路人经过连红绿灯都不用等的路口,事实上红绿灯根本就没亮!一路来到急诊室的门口往医院内看去、发现医院的医院里的灯光一熄一灭、值班护士趴在值班台上动也不动,跟超商店员一样叫也叫不醒,连急诊床上的病人也是一动也不动的在沉睡着,我在急诊室门口大声呼喊:「有没有人阿?」、「甘屋郎低ㄟ?」、「anyonehere??」连英文都喊出来的我,开始往自己脸上赏了一巴掌,只是要确定这不是梦,「干、会痛阿!虾米小拉,白吃喔!」一边暗骂自己白吃的我,一方面看向四方以为自己是真人实境秀般,在我没发现的角度有人在偷拍我的反应,一方面大喊「ㄟ、够了喔,不要玩了喔!」「卖吼林北抓包喔,干!」,藉着大声骂髒话壮胆的我,没看到任何人在偷拍,也没有人应声。
  心想「今天是国际补眠日是不是阿,每个我看到的人都在睡觉,还叫不醒,是我跟这个社会脱节太久吗?哪个时候流行这个节目了?」一整天没有跟任何人说到话的我开始喃喃自语,开始思索着是不是长庚医院里探索有没有任何醒着的人。当下做出决定的我,决定花一点时间探索一下因为灯光忽明忽暗令人感觉像闹鬼的长庚医院,才刚决定出发的我却被一个白色身影拿着银色的长条物体往我后脑打过来,髒话也在此时飙出来「干、冲虾小拉!」,闪避不及的我只能硬挨一棍,而被打倒在地上,而那白色像似女护士的身影怯生生看着我昏倒过去。
             第壹章、另一个活人

  在一阵头痛欲裂中转醒,却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张病床上,活活像一只准备被解剖研究的青蛙动弹不得,只能勉强的转动头部看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还在长庚医院的急诊室里,而那白色身影从急诊室的挂号室里看见我醒来之后,居然拿了把医生用的手术刀缓缓向我走来…

  我心中一片无奈与哀嚎:「难不成,要这样毫无抵抗的被一个小护士干掉了吗?这种死法跟我想要的完全不一样阿!!」只见她缓缓开口的问说:「林先生,你还活着吗?你来长庚医院要干吗?」,我白眼都翻到后脑勺了,只能回答说:「我当然还活着阿,你把我绑起来的时候没发现我还有呼吸及心跳吗!!」这一句我几乎是吼的喊出来了!

  只见小护士还是不放心的一手拿着手术刀,另一手则检查我的呼吸及脉搏确认我的状态。嘴巴喃喃自语的说:「没想到除了我之外,居然还有活人。」我听到他的碎念之后只能温柔小心的说:「对的,你是我今天第一个看到的活人。还有你可以把我放开了吗?」毕竟她手术刀还架在我脖子上,林北只能装鳖三的温柔说话了。

  小护士总算把手术刀从我脖子上拿开了,并说:「虽然你是活人,但是我还是不能放开你,谁让你一脸凶神恶煞、还满嘴髒话,你来急诊室的时候骂的髒话超难听的,我不敢把你放开、万一你把我怎么了…没有人可以帮我,我又打不过你…」听完小护士的话后,为了我的安全着想,我只能用残存的理智说:「好,在你还没信任我之前,我也只能暂时这样了,谁让你偷袭我。」心里并希望小护士可以稍稍的放低戒心,不然透过窗户看天色已经晚了,我还得回家了解我爸妈的状况,说不定一切回复正常了。(心里还是认为这只是一场闹剧而已,小护士是临时演员之类的猜想)

  往旁边瞄了一眼,才知道她看了我皮夹里面的证件后才知道我姓林,心里默默无语的想说:「我昏倒的这段时间、真的任她摆佈,连证件都被她拿去看了,干、臭机掰,你就把我松绑、我一定把你抓起来干、操她妈的!」当然这一切只能发发牢骚、她一把手术刀就可以秒杀我了,老爸的老二哲学、我忍!

  此时急诊室的门口传来阵阵凉意,我还不以为然的认为这是寒流的关系,小护士的身体似乎也感受到这股寒意,身体缩了一下、却让隐藏在护士服下的胸部明显的抖了一下、我感觉到我小兄弟的蠢蠢欲动的快要立正站好了,大脑却用意志力想要控制我的分身:「干干干、忍住阿兄弟!平常路边妹子穿得那么清凉都没反应、现在看一眼就要站起来,万一让她看到、她一定以为我是变态的阿!」
  不看还好、仔细一看却发现小护士的脸蛋神似徐若瑄、那胸部应该还是升级版的、还绑着马尾,根本我的菜阿!!

  想起当年从同学手中借来的徐若瑄全裸写真、都可以让我躲在被窝看着当年的女神好好的(趴邱庆)好几发了,何况现在面前是徐若瑄罩杯升级版加上纯白护士服梳着俐落的马尾造型,说实在的我除了忏悔我的意志力毫无用处外,也只能让我小兄弟毫无束缚的抬头挺胸、何况我还是穿着轻便的运动裤。徐若瑄加强版只要往下一看,一定可以发现我现在居然在意淫她阿阿阿!!!

  在我还在尝试控制我的小兄弟猛虎回笼的时候,徐若瑄加强版已经用眼角余光看到我下半身的异常隆起、以为我还有暗藏武器要伸手去摸这个不知名的棒状物体,认真隔着裤子摸了一把、感受到我的小兄弟所带来的热度时,才忽然意识过来这是男人的生殖器、小护士的白嫩的脸蛋马上红了起来、并臭骂我一声「你不只是坏人还是大变态阿!!」那原本摸着我小兄弟的手,则顺势的往我肚子搥了一拳!!

  莫名的被突袭老二又被揍了一拳,我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暗爽,虽然隔着裤子,却似乎可以感受到小护士手的余温以及光滑,我被五花大绑的怒气也因为这一手美丽的误会而消散大半,而小护士却生气又带着脸红的怒意狠狠瞪了我一眼,想要甩头而去,却也明白那是她自己耍笨而造成的结果而尴尬的站在我的床前。
  凭藉她的护士专业,她应该想到男人的胯下能藏的棒状物体也只有那个东西而以阿。

  小护士暗暗心想:「虽然有看过学姐们手术前帮病人刮掉生殖器周边的阴毛,但是却因为害羞而不敢实际操作,也有看过大体老师的生殖器官、可是、可是这个大变态为什么这时候勃起拉、而且跟印象中完全不同…」,我见小护士站在一旁若有所思,也只能默默的看向窗外,却发现天色越黑、温度计显示气温越来越冷,这一波寒流好像来得很猛烈阿…我得赶快说服小护士放开我,我没那鬼时间跟她玩你问我答的游戏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