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少女前线-爱憎之奸】(前篇)【作者:87336597】
【少女前线-爱憎之奸】(前篇)【作者:87336597】
字数:1089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少女前线-爱憎之奸前篇(强迫、窒息式性爱破坏者)

  呜啊……这应该是目前指挥官最黑暗的一篇了,也就是目前写过最头痛的调教故事,虽然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指挥官,可是几乎是用对待敌人的态度在进行调教,老实说这个风格是我目前最不适应的啊……不过为了拓展思路(为了正在进行中的长篇冒险故事)还是写写看了。

  老样子,虽然是强迫但也就是接近重SM的程度,但也没有特别变态的东西,我可没兴趣把一个女孩写得伤痕累累,那样就太难看了,不过最近朝O的本子看太多了,窒息式性爱试试写着好了,不过腹击交啥的滚啦,拿来写梦想家那浑蛋好了==从这篇开始我会调整成双周更一篇(下礼拜是我自己要去环岛,一整个暑假都窝着照顾人总算换我去外面玩告别死宅人生了,还有不久后的国家考试,如果今年菸酒没有考试我就要等血汗邮差了==)

  回去玩舰收了,可能要开启新的坑也不一定(不,我根本没那个肝力了,但是那些大正驱逐舰真棒!),还有韩服的K5也不错,不然这次要出新衣服的PKP也……刚好感谢百度某把水枪曾转我的文上去(滑稽)

  一手MMP献给所有铁血,杀我15,绑我16,活动还想加害我婆45,我今天作为格里芬指挥官就彻底把你们屌插一顿!

  指挥官:29岁的前线基地指挥官,虽然跟人型有许多花边新闻,但是在战场上也以干练有效的手段歼灭着铁血部队,本身是军队内部退役下来的优秀军人,时常会把铁血内部的资讯转手给军方,藉此获取一些其他基地无法入手的资讯或科技,其中就包含铁血自行演化出的技术「伞」的逆向产物。

  破坏者:铁血高级人形,心智年龄接近於人类的小孩一样,拥有着极为强大的破坏力(与可怕的MISS率),曾经被夥伴梦想家抛弃过好几次,其中有一次则是双方皆找不到其残骸,据报由指挥官委託的404小队曾在该任务中带着一个会动的小麻袋离开

  本剧情为主线5-6以后,涉及剧透请小心

           滴────────────

  以下资料为S14区指挥官所拥有,对铁血人形之重新利用作战方案试验阶段,加密权限小於A级的人员无法观看,该方案目前依旧处於实验状态,该指挥官拥有调配一军用实验小组作为特殊作战使用的权限,成果将根据合约由双方共有。

       影像解码中───────────────

  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少女微微使劲想要活动活动自己的身体,一股紧緻的束缚感却完全控制住她的身体,嘴巴里也塞着破布,彷彿全身上下都处於被压制的痛苦之中,被剥夺所有的挣扎力量。

  到底是……

  即使是铁血人形,面对这股未知也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一阵大力袭来,嘴巴上的破布被强硬地扯开,还来不及喘息,一股强光便立刻取代永无止尽的黑暗,一张从未见过面的男性脸庞伴随着这阵光线出现在自己视野一角。

  格里芬的指挥官。破坏者只能这样猜测着,眼前的男人就是操纵ar小队的男人,在原本的突袭中安全生存下来的那名指挥官。

  然而男人却没有像想像中一般带着彻底的盛怒看着她,那张依旧保持浅浅微笑的表情反而让少女背脊隐隐发寒,只看到男人的手指轻轻抚摸上自己的脸颊,轻柔却又冰冷。

  强光照射下,白皙的皮肤上闪着毫无瑕疵的洁白光泽,琥珀一般的黄眼珠里满是愤怒与恐惧的情绪,小巧的乳肉被拘束带给硬生生勒了出来,原本看上去简洁的黑色紧身衣此时看上去却像是在诱惑着男人一般。

  毫无任何起伏可言,简直像未发育的幼儿胴体一般青涩幼嫩,在男人的手指触摸下有弹性地凹陷又弹起,不怀好意地触碰让身为敌人的破坏者感到一阵恶寒,却只听他说道。

  「欢迎你了,铁血工造的破坏者。」

  拘束带随着这句话响起而解开,虚弱得身体直接倒在坚硬的地板上,疼痛感隐隐传来,少女却没时间品味,只是愤怒地瞪着由上而下俯视自己的男人。
  武装想当然尔地完全被卸载,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此时却依旧怒目对视着男人,丝毫不管自己的处境来到多危险的程度。

  她已经开始尝试着发出讯号,只要再支持一阵子,铁血的人一定会找到这里来,那样的话不只是眼前这个讨厌的傢伙,还有那些IOP人形将会被一网打尽。
  「喔呀,看来你似乎以为还有机会逃跑呢。」然而男人却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一样,轻轻地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着:「试试看吧,我也很好奇在铁血主动发送讯号的状况下,我们的系统有没有功用。」

  「你!」

  听到这句话的同时让破坏者的表情一变,下意识去驱动着求救频道的收发,却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获得外界的任何一点讯息,而指挥官则看着那张错愕地表情,依然是那样平静地说着。

  「伞的逆向化产物,我只是将你的控制权从主脑下完全解放出来了,现在的你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操控,是完全的『自由』了呢。」指挥官还是那副轻松自在的样子,那张温和的表情与他此时所做的事情简直无法联想再一起:「军方可是有不少比16LAB还强的工作室喔,顺带还给了我一些有趣的测试项目呢。」
  「别开玩笑了!」

  「是不是玩笑试试看就好了,受军方的委託我可是有义务做些实验的呢。」
  还想要抵抗,男人的手掌却突然用力地掐向她的脖子,力量之大让她瞬间要喘不过气来了,一张与刚刚那股温和气息完全不同的乖戾在那抿住嘴角的脸上显露出来。

  「还有该生气的是我这吧?小丫头,我们这里可是刚刚损失一个重要的夥伴啊。」那张脸上的表情令人隐隐生寒,掐紧少女脖子的举动显得蛮横霸道,吐露着毫无虚假的威吓:「我可没开玩笑啊,你们给军方造成的麻烦让很多高层愿意用钱把你们改成只能想到肉棒的玩具来肆意凌虐啊,甚至还特意委託我来进行这项工作。」

  「唔……」

  破坏者的脸上露出了少许的恐惧,被掐住的喉咙嚥下一口唾液,看着那张凶狠的面容,下意识绷紧了自己的身体。

  然而这样的举动看在指挥官眼里却一点用也没有,一手抓着颈子之外,另一只手则托着那白皙的脸颊,像是鑑赏一般用力地左右查看着,甚至用力拍拍她的脸颊,羞辱性地说着。

  「说说看,你想要怎样的方式活下去,是从今天开始学习狗一样四脚爬地的舔鞋子,还是被卖给某个喜爱支解人形的变态富豪,又或者直接丢进公厕里面,直到被轮奸的像个待产母猪一样呢?」

  「做梦啊!谁会被你们人类给弄成这样。」

  「真是坚强,那么……先将肌肤的敏感度调高看看。」

  「别,别开玩笑了,这样的,这样的玩意儿─────呀!」

  脆生生的娇媚呻吟打断了原本凶狠的气势,只看着原本还张牙舞爪的小女孩突然在一声尖叫后开始无助地喘息,只看着那张脸上的表情突然变柔弱,腿不断摩擦着彼此,那样子看上去简直像是逐渐地发情起来了。

  为,为什么,我的身体……

  对这股突如其来的痒与搔痛让破坏者完全无法预防,红润的脸上喘息着,克制住那股随时想要泄身的冲动,愤怒地看着指挥官的笑容。

  「你,你到底……」

  「我不是说了,在你睡着的那段时间加载了些东西进去吗,用我的语音错乱你感官的系统也有喔。」

  「混,混蛋……」

  「喔?不放弃啊,那稍微来点爱抚如何?可要好好地出水啊。」

  「咕咿───────!」

  随着语音落下,粗暴的手指透过衣服蹂躏在少女身上,刺激着少女的阴蒂,被错乱的接收系统扩大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再次哀嚎起来,一股忍耐不住的涓涓细流顺着底裤流出,很快就布满了大腿内侧。

  根依般对爱侣的做法完全不同,那粗暴的手法无情地抠弄着少女身上每一寸私处,将那还只有一条肉缝的阴部用力插进了好几根手指,疯狂地在里面角弄着,将原本粉嫩的下体弄的红通通一遍。

  这样的手法当然带给了少女极大的不适,但是身体却像极度喜爱这股主动一样微微感到一阵骚痒,甚至随着手指的动作开始配合着扭动身体,突然指挥官的手抚摸上了那小小的阴蒂,用力地伸手一捏一揉,破坏者的身体像是遭受到什么难以忍受的痛苦一样猛烈地颤抖着,一股黏稠的爱液瞬间就从下体处喷溅而出,沾湿了指挥官的手。

  「喔喔,不错的淫乱身体呢,还以为铁血的女人没有敏感带的,这样看来也是能好好哀叫给我听的嘛。」

  「你这魔鬼!」

  「随便你们说吧,我啊……是会为了我值得付出的人而变成魔鬼的。」
  疯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没有更多的动作,但光是直视着那对眼睛就让破坏者冷汗直流,像是被这之中的愤怒与疯狂给震慑一样,难以去思考更多的问题。
  前住自己脖子的手突然放了开,虚弱的破坏者根本没有力量站着,瞬间就瘫软在地上,看相指挥官的位置大口喘气着。

  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这是非常危险的,但是那个男人的每句话都牵动着自己身体的感官,只要一个动作就能让自己不受控制,根本不可能摆脱这股控制。
  「喂,可没时间给你休息啊。」

  「唔!」

  勉强抬起头来,一根狰狞的阴茎就横挡在自己眼前,就抵在自己的脸庞边,敲打着她的脸颊。

  好,好大。

  「骗,骗人的吧,你要做什么?」

  「不要慌张啊,等等还有更多好玩的呢。」

  粗大的阴茎不断拍打着少女的脸颊,用力地抵着柔软的肌肤,将那两颊戳的变形,接着就像是有意羞辱一样把阴茎正对着少女的嘴巴,用力地向前逼近。
  当嘴唇轻轻碰到那腥臭的阴茎时,又苦又鹹的味道瞬间侵犯了原本的思维,那些淫靡的东西不断佔据了脑内存取的速度,错乱着原本就不善於处理资讯的心智,看着眼前不断在自己脸颊上磨蹭的坚挺阴茎,虽然那双眼睛依旧带着仇恨的目光,嘴唇倒是挺老实地喘起气来。

  龟头撮弄着那张粉嫩的脸颊,腥臭的气息扑鼻而来,指挥官双手按住了破坏者的头颅,看着那张楚楚可怜的幼颜,突然一阵恶意的笑容,下身用力地向前一挺。

  「咕呜──────────!」

  痛苦的窒息声压抑着,阴茎毫不留情地塞进少女的嘴巴里面,几乎就要直接塞满了整个咽喉,被异物侵入的痛苦促使着少女身体发抖,然而下体的水流却变得更加地旺盛了,滴滴答答整个地板都是。

          指挥官飞快地按压着破坏者的头颅

  「哦呀?似乎还不适应呢。」猛干着少女小嘴的指挥官看着身下流出眼泪的少女,出言戏谑地嘲讽着,恶毒地下了下一个指令:「那么接下来,你的嘴会变得跟小穴一样敏感。」

  「呜─────!」

  伴随着男人的言语,原本只是被动的少女身体突然起了一股强烈的快感冲击着破坏者的脑袋,感受着男人彻底地支配着这具身体,像是被当成物品依样粗暴地对带着,感受着深喉时那丛浓密的阴毛与睾丸撞击着自己的脸颊,浓烈的腥臭味几乎要让她窒息一样。

  好臭,好苦。

  伴随着痛苦而生的却是一阵阵被虐待产生的病态快感,心智已经开始错乱的破坏者身体逐渐泛起了发情的红润,连带的思考也开始恍惚。

  骗,骗人的吧?我明明是人形……这,这种感觉到底是……

  即使理智上抗拒着,面对男人的侵犯,身体却逐渐做出相应的动作,原本只是被动的舌头开始不由自主地缠上了阴茎,快感在原本只是疼痛与噁心的举动中油然而生,逐渐因为男人的暴力卑微地配合着。

  「要来了,给我全部喝下去!」

  「呜──────!」

  再也忍受不住这股强烈的吸吮快感,指挥官蛮横地把充血的下体用力地灌入那幼嫩的喉咙之中,随着一阵畅快的抖动,大量大量的精液立刻从不受控制的马眼里灌入少女喉咙深处。

  呕……

  下意识地想要呕吐,但是被指挥官完全箝制住的小脑袋却左右晃动不开,只能被动地承受这这股腥臭的汁液完全覆盖住了,喉头间咕噜咕噜地吞嚥着,感受着插入咽喉的阴茎强硬地把一切灌进自己的身体里。

  好臭,好想吐……

  因为被强制口交而痛苦的流下眼泪的破坏者几乎要被这股精液的臭味薰晕了过去,然而一方面,被下达指令的身体却自动起了反应,喉咙贪婪地吸吮着所有灌浇在自己上的精液,甚至用力地将尿道里每一点精液都努力地吞嚥乾净。
  双眼因为精液的味道而开始变的朦胧,突然指挥官感觉到身体下的人形浑身一阵异样的颤抖着,低头向下一看,却是看到一股湿淋淋的水流从破坏者的股间流出,已经满脸情欲的少女双手抠弄着下体,指挥官将阴茎用力从那张嘴里拔了出来,随即一阵淡黄色的液体喷溅而出,空气里带着一股淡淡的骚臭味,从发情状态慢慢回过神来的破坏者猛地一个机灵回过神来,看着自己淫秽不堪的下身,瞬间脸颊羞红地放声大叫。

  「不要看啊───!」

  「喂喂,怎么不过是给我口交下就尿出来了啊,我可没给你这种知识啊,你这个变态人形。」

  「不,不是……我不是……只是……」

  「不是什么啊?也不看看这一地的尿是谁搞出来的,」

  「呜,呜哇啊啊啊啊────!」

  屈辱的眼泪与那不断搅动着小穴的手指呈现淫靡的对比,看着那一边因为羞耻与愤怒而扭曲痛哭的表情,还有因为性欲而无法停下的手指,原本还有些疲软的阴茎此时甚至微微有些充血,让指挥官更想继续虐待下去。

  没有给她更多时间,将破坏者用力向前一带,整个少女的身体用力趴摔在地上,手掌用力地摁着那不断挣扎的小脑袋,一边将已经彻底潮湿的下衣用力地撕掉,露出了那雪白粉嫩的阴部。

  如野狗一般自上而下将阴茎对准了只有屁股翘起来的少女,仍牢牢地压制着少女的男人丝毫不在乎於这股力量造成破坏者的痛苦,只是将阴茎抵着那不断渗出水的阴部,慢慢在外围滑动着。

  「第二回合,可要给我挺住啊。」

  「不,不要啊─────!」

  巨硕的阴茎毫不理会破坏者的请求,只先在门口稍稍停留了一下,突然用力地插入整个阴道内侧好,好痛!

  比头颅被强硬地压倒在地还要痛苦的事情来了,稚嫩的阴道被蛮力撑开,强烈的痛楚瞬间贯穿了整个身体五感,就好像身体里被插进一根铁棍一样疼痛。
  「不,不要,好痛,你这浑蛋,浑蛋啊啊啊!」

  一阵疼痛伴随着少女的痛骂击打在她的屁股上,两个鲜红的掌印直接深深烙印在白嫩的屁股上,痛的少女微微颤抖了一下,却是不敢在吭声,只能咬紧牙迎接着这股侵犯。

  撞击的力量异常的猛烈,健硕的男性不断用力地用身体拍打着体下那娇小无助的身体,双手压制着对方的颈子用力地把少女按在地上疯狂地侵犯着,被粗暴翻开的阴唇贴着阴茎不断地被撑开,交合的体液逐渐开始分泌出来,然而羞耻的愤怒却继续在破坏者心理燃烧着,诅咒着指挥官。

  「杀死你,我绝对杀死你啊!」

  「吵死了,你这肉便器,给我乖乖地夹紧了,不然等等还会继续痛下去!」
  「你这……咳咳!」

  感受到脖子上的力量逐渐加大,喘不过气来的咳嗽声打断了接下来的咒骂,指挥官却用力地抓着破坏者的脖子,将他整个头用力地抬了起来,倒像是在骑马一样让少女换个姿势继续让他侵犯。

  不能呼吸了……

  感到一阵窒息的破坏者痛苦地张开嘴巴想要呼吸着,身体也因为这股痛苦而绷紧,原本就狭窄的阴道此时更是牢牢地禁锢着指挥官的阴茎,每一次拔出来都会看到阴道甚至跟着一起被拉出来少许,子宫口也开始降下,当到达深处的时候更会吸着指挥官的龟头,好像一张小嘴不断地吸吮着一般,让指挥官的身体更加兴起了侵犯的欲望。

  喔?

  一阵令人兴奋的鼻音突然从指挥官嘴里传来,那下坠的子宫口似乎正裂开的一条小缝,就好像在诱惑着指挥官一样,也象徵着雌性彻底陈福在男人面前的一个象徵。

  他忍不将阴茎缓缓退出,带退到只剩一个龟头的时候缓缓地浅插着,突然又一个大突刺,阴茎猛力划开了整个狭窄的阴道,撞上了子宫口!

  「咕呜!」

  又一阵欢愉的颤抖从身下传来,指挥官丝毫不管这股感触对少女是如何的强烈,只是用力地从那窄缝中用力地把龟头挤了进去,伴随着整个龟头挤进了那孕育生命德巢穴,子宫口就像一个巧妙的收束袋一样狠狠地咬住了龟头,似乎传达着身体正极度渴求受孕的消息。

  「这个淫乱的身体,很好,那就托着你的子宫一起干吧!」

  随着阴茎的抽插,整个阴道就像吸附着一般被连带着抽动着,像是整个腹部的器官都伴随着阴茎的抽动而变为一样,只看着那平坦细瘦的小腹随着指挥官的抽送一凹一凸地律动着,早就失神的破坏者只能无力地张开小嘴,鲜红的小舌随着一次次撞击甩动着,口水滴滴答答地流了满地。

  每一次地冲击都在改写着破坏者的心灵,那些过往的记忆逐渐被男人给予的欢愉和被支配感给取代,似乎这句身体也逐渐开始适应着作为指挥官的精液容器的身分,一点一滴地堕落。

  这样的暴力性爱持续了好久一阵子,那股不断被压抑的射精快感逐渐药玲加在理智之上,忍耐汁流淌在子宫里,指挥官的动作也从原本的大幅度改为了细碎的小突刺,不断地搅动着那已经痉挛的阴道。

  「要射精了,给我全部接下去啊!」

  「呜——!」

  一股愉悦地颤抖继续着,射精的男人根本没有停下他的动作,阴茎继续在那小巧的幼穴里面抽插着,精液与爱液不断地从交合处汨汨流出,被不停途次的阴茎再次塞进少女的深处,在少女高潮的时候继续绝伦的抽射,小穴则贪婪地收缩起来,全然不顾大脑的意识一般用力地榨取着阴茎里的每一滴精液,咕噜咕噜地全数送进子宫里面。

  双腿无住地颤抖着,眼睛里面除了有窒息的恐惧外更多是因为对性爱快感的癡迷,破坏者每一寸身体都在高潮地颤抖着,每一点的精液都毫不犹豫地塞入那平坦的小腹中,直到原本纤细的身体因为这股强烈的射精微微鼓胀着,被强硬撑开的子宫内灌满了指挥官的精液,一滴不留地被封锁在里面。

  「噢啊……啊呀……呀……」

  只能发出一点声音的少女迷迷糊糊的哀号着,被强制受精的身体还不断地痉挛着,然而指挥官的身体却依旧猛烈地撞击着她瘦小的屁股,直到最后一点力气用尽为止,这才抽出了下体,看着趴倒在地上喘息着的破坏者。

  好痛。

  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从那股高潮里清醒过来的破坏者才能够勉勉强抢地组织语言能力,强烈的快感让那心智云图停摆了好久。

  感受到下体处的红肿疼痛,眼泪止不住地从那张愤恨的眼睛里流了出来,看着此时一脸冷漠的指挥官,勉强维持着神智的少女依旧保有最后一丝坚持。
  「不,不会……我不会投降……肯定……有人会来救我的。」

  「真是不错呢,不过,给你看完这个呢?」

  什么?

  指挥官说出的话让破坏者隐隐感到一丝不安,然而随着一个响指,一面原本空无一物的墙壁开始慢慢跑出一幅投影画面,里面映照着的影像是某个战场,同为铁血的少女正一脸无聊地看着画面中央,直视着他们所有人。

  「破坏者啊,你可还真狼狈呢。」

  「梦想家,你,你终於来救我了!」

  然而相比起少女高亢的音调,画面里的同伴却显得毫无反应一样,破坏者立刻意识到这只是一段过去的录像片而已。

  对於刚刚凌辱完自己,却又放出这种诡异影片的指挥官瞪了两眼,此时画面突然开始动了起来,影像中的夥伴却像是没有在意身处於禁锢之中的自己一样,迳自站在荒芜的战场上,捧着某样东西轻声地。

  破坏者睁大了眼睛,那无法闭合的嘴巴里似乎叨念着什么,却像是恐惧着自己的想法成真一般又再次闭上嘴。

  那是属於自己的身体一部分,被炸的支离破碎的曾经的自己。

  一点头痛的感觉突然传来,像是心智云图中有什么加密文件随着自己观看这影片而逐渐解档……

  「你又失败了呢,那么我也不得不先撤退了。」

  「不要,骗人的吧……梦想家?」

  「放心吧……很快的你又会在我身边出现,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为我奔跑的,对,就像只乖巧的蠢狗一样。」

  「不要啊……不要啊!」

  「作为可消耗资源做的够好了……那么再见了,小笨狗,被格里芬给击毁吧。」
  「梦想家啊─────────!」

  在那恶毒的录像面前崩溃了一切对过往的信念,泪水在破坏者的眼睛里慢慢流淌出来,像是有什么情感随着这一切消失了ㄧ般,只能嘶哑着喉咙向着再次化为空白的萤幕面前咆啸着。

  因为意识到这是属於她的记忆,所以痛苦的咆啸着。

  失败的作战,背叛自己的队友,面对格里芬单打独斗的痛苦,都逐渐鲜明地浮上心智云图的表层,恶毒地烙印在心头上,摧残着所剩无几的意志。

  「想起来了吗?把你拼凑回原形可不容易呢。」

  男人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次站到自己身边,看着还没回过神来的破坏者,那如毒蛇般的耳语在她耳边响起。

  「这是我们进行的第6次回收,虽然对你而言只是第一次见面,但在那之前为了完好无缺地把你抓住,我们可是费尽苦心呢,甚至有几次差点抓到你了,却还是被梦想家抢先一步,把你给破坏,好险我们还留有前几次你的备份。」
  破坏者没有回应,就好像是坏掉的提线玩偶般瘫软在地上,指挥官却毫不犹豫地抓紧了她的头发,将那张还留着泪的脸转过来,毫不留情地宣示着。

  「给我做好准备了,你们害了15的……对我的女人们做的……可不是这样的报复就能结束的!」

  报复?

  还没有从悲伤中回过神来,那双手又再次狠狠压制住自己的颈子,窒息的痛苦让破坏者的意识被稍稍拉回,她惶恐地看着眼前对自己施虐的男人,还有那依旧充血勃起的下身。

  「真是幼小的身体呢,让人怜惜的样子。」一手抓住自己颈子的男人用另一只手抚摸着那平坦的小腹,话锋一转,那张凶恶的笑容立刻显露出来:「但要是就这样破坏掉,那股感觉似乎更好啊!」

  「等,求求你────!」

  还没给她足够的喘息时间,指挥官坚硬的下体就用力地灌入!

  「咕咿──────────!」

  与破处不同的疼痛感瞬间征服了少女的身体,几乎要喘不过去来的压迫感从直肠壁上传来,粗硬的男根霸道撑开毫无防备的菊穴。

  菊穴被强硬地贯穿,随之而来的剧痛瞬间让少女痛苦地张大双眼,那张大的嘴巴开合着似乎想叫出来一样,但是被侵犯的身体却根本分不出一点力气,只能如缺水的鱼一样无力地张开嘴。

  然而指挥官才不管这多,阴茎刚适应了这股狭窄紧緻的感觉后立刻凶猛的抽动起来,双手更是毫不犹豫地掐住少女的颈子,感受着窒息的冲动,少女的菊穴更加用力地收紧,肠壁的肌肉像是一对牙齿般狠狠咬住了阴茎摩擦着,每一下的抽插。

  「好痛……放过我吧……放过我呜啊啊啊─────!」

  「这怎么可能啊,你们铁血做过的事情,这可不是把你玩坏这么简单就能解决的,还有很多需要你的身体协助的实验,在那之前都给我承受住啊,你这肉便器!」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少女哭泣着,被狠狠勒住的脖子上传来濒临死亡一般的恐惧感,然而比人类还坚强的躯体却让他在这种痛苦中保持着意识,看着在自己身体上的男人,那张恶狠狠的笑容正不断地剥夺他的意志。

  交合着,逐渐一股黏稠的肠液慢慢包裹住指挥官的阴茎,让原本乾涩的抽动变的更加方便,少女也小幅度摇动着身体,原本因为疼痛而紧闭的双唇此时慢慢开始喘息,随着这股暴力缓缓呻吟。

  眼睛里已经没有一开始那股反抗的意志,被剥夺一切的破坏者只是被动地接受着这股痛苦的快感,就连一开始的求饶也变的微弱下来,宛如一具被摧残至极的人偶一样供人凌虐。

  「啊,啊啊……」

  应该可以了。

  看着此时已经去希望的破坏者,受命执行计画的指挥官趁着一个大突刺用力压上了少女的身体,突然说着。

  「喂,为我所用吧。」

  「……」

  没有说话,但是破坏者的却随着这句话微微颤抖着,看准这个机会的指挥官开始逐渐放慢了速度,整个身子靠了上去,慢慢地将嘴凑近她的耳边。

  「来我这边吧,你不是已经没地方可以去了吗?」那唇舌鼓动着,竭尽诱惑之词,在已经身心崩坏的少女耳边不断响起:「不会抛弃你的队友,还有重新获得快乐的生活,不用在战斗,只要专心作为一头小母狗为我受孕就好。」

  背叛吗……

  如果是没看录像带之前的自己完全不会考虑这种事情,但现在呢?

  一切,一切都被这个男人给破坏了……铁血已经回不去了,能够成为归宿的地方只有……

  想到这里,身体里面突然泛起一股无奈的快感,原本只是被动迎合着男人的幼小身躯突然积极地把屁股迎上去,撞击着男人的身体,小穴贪婪地吞吃着每一寸的阴茎,淫荡的表情逐渐取代了痛苦的样子,在少女脸上绽放开来。

  「还要……还要更多!」

  「什么啊,一旦放弃之后不是也能体会到快感吗?」

  「铁血什么不重要了,呐,给我更多啊,在更用力地欺负我啊。」

  像是小动物撒娇一般,毫无赘肉可言的小巧身体主动摇晃着,诱惑着比她高大许多的男人来,甚至主动将锁在脖子上的双手抓得更紧,略显疯狂的表情半混杂着对性的追求与悲伤。

  指挥官只感觉着身体下的少女正极力收紧了自己的菊穴,每一寸肌肉都紧紧咬着阴茎,让抽动变得更加困难起来,但这反而让他更加用力地抽插着身体下的那具身驱,毫不顾忌可能会造成的损伤,只是将对当作肉便器一样凌虐着。
  所以他只是尽情感受着平时不能在心爱的人身上所展现的施虐,无视着因为用力掐住脖子而痛苦扭曲的小脸庞,只是不断地用力蹂躏着这具幼小的躯体,让阴茎刮刨着那已经开始痉挛的肠壁,彻底狂浪地满足着兽欲。

  「好痛苦,好痛啊,菊花那里要被插坏,被指挥官巨大的插坏了!」

  痛苦与快感混合着,让破坏者整个人失去理智地哀嚎着,献媚的表情也被毫无理由的快感给摧毁,突然那原本不断晃动的身体一僵,那身体反射性地反弓起,一股淫水伴随着使劲力气的呼喊倾泻而出。

  「坏掉了啊啊啊啊─────!」

  被随着一阵畅快的抖动,破坏者反射性地弓起了身子,喷溅而出的淫液沾满了整个交合地带,肠壁不断反覆挤压着濒临顶点的阴茎,朝着最深处射精而去。
  好烫!

  直肠里面是一片灼热的感觉,被男人彻底压制的幼小身躯间歇性地抽搐着,浑圆的眼珠子里完全失去了焦距,小嘴无异议地开合着,整个人都被那股剧烈的射精给震慑住,被画下新的刻印。

  野蛮的交合姿势持续了好一阵子,粗大的阴茎还是在娇小的菊蕾中不断抽动着,将那浓稠的精液彻底灌入少女的身体里面,直到终於疲软下来,这才抽出湿黏黏的阴茎。

  「哈……哈……」

  喘息着,男人冷冷地看着身体底下失神喘息的少女,阴茎一从那被彻底凌虐的菊花中拔出来,精液瞬间便不断从破坏者身体下涌了出来,形成了一幅淫靡的画面。

  他站起来毫不留情地坐在破坏者的身上,将那沾满黏液的阴茎塞向少女的嘴巴里面,少女虽然几乎失去了意识,然而还是伸出舌头轻轻清理着这凶猛的男根。
  只看那张小嘴巴缓缓用舌头舔着沾满精液的阴茎,完全被驯服的少女乖巧地服务着男人的下身,似乎是讨好一般由下而上怯生生地看着指挥官。

  结束了。

  再次伸出的手指一开始是带着愤怒地想要抓住少女的脖子,然而看着那双眼睛里楚楚可怜的样子,手指微微犹豫一阵,这才改为轻轻搔弄着少女的下巴。
  不想再让任何一个自己的少女哭泣,无论她是任何人都不重要,更何况还需要这孩子的资讯。

  「为了保护每个我的人形,我很乐意化为魔鬼,甚至是摧残敌人我也愿意。」那张带着愤怒的表情看着已经被玩坏的破坏者,眼神里的愤怒逐渐消散而去,最终只剩下一点不知是某是虚伪的温柔,用如同一开始那股轻松温和的语调说着:「别担心的,很快你就会成为这个大家听里的一分子,沉溺在这股快感里面,抛弃铁血还有主脑,成为在我跨下呻吟的小母狗,然后把一切告诉我的。」

  说完,指挥官俯身对着那刚刚才被自己暴力侵犯过的幼女额头深深一吻,爱怜地看着那因为强烈高潮以及信仰崩坏而失神的双眼,抚摸着那头银白色的长发,轻轻抱住她的身体。

  「你怎么想呢,破坏者?」

  「我……我是,铁血工造的破坏者,现在……隶属於格里芬指挥官的管理。」那张已经褪去迷惘的表情,是那样地忠诚而可怜:「以下是……我所知道的铁血工造单位……」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