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魔终结者】(阴谋初现篇)(04-05)【作者:景仙(独孤虚空)】
【神魔终结者】(阴谋初现篇)(04-05)【作者:景仙(独孤虚空)】
字数:742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杀身之祸

  清晨,啊景醒来,感觉头很痛,脑海闪过昨晚被那美女灌了不少酒,而且还是用嘴……

  之后的事,他都不记得了,好像是离开了黑天使酒吧,上了计程车,然后……就在这儿了。

  迷幻的灯光下,床边的台头柜上有一张小字条,啊景取过来看,立即明白发生了甚么事。

  「该死!我蓝梦景叫鸡竟然反被鸡啄了吗?幸好我不是处男……嗯,短阳哥哥……真够丢脸的。」说到最后有点自嘲似的。

  蓝梦景不担心钱的问题,因为昨晚那保叔已经说了,有一位叫赵公子的有钱人请客,他相信这房间的钱都已经付了,只是不知道退房时间是何时,罢了,他决定先洗个澡再说。

  离开公寓后,他才知道这里是旺角某公寓,现在是早上九时多,他看看钱包内的钱,整整三百元,没多没少,他心想这间酒吧的陪酒女郎还算正直,没有贪小便宜偷他那区区三百块钱。

  乘地铁回彩虹村,蓝梦景先到他家附近的一间茶餐厅吃个早餐。

  一坐下来,就有侍应走来问:「帅哥,吃点甚么啊?」蓝梦景心中那个诽腹道:「帅你个头!不见本人的圆脸吗?拍马屁我不受落的!」

  蓝梦景口中对侍应道:「沙嗲牛肉面,配香肠加鸡蛋,喝冻朱古力。」
  侍应笑容可掬地回道:「行,很快就到。」

  蓝梦景魂游天外,想起昨晚的目的没有达到,他应该再去那种地方吗?
  「嗄……看来我和她只不过是雾水情缘罢了,转眼即逝,人家人美声甜,还是有钱女,在她身边团团转的男生多的是吧,怎会看我上眼?」蓝梦景在心中幽幽地叹息的说。

  忽然,他察觉到有一个男人不时望向他,那男人穿一身名牌服饰,光看他端庄的仪表,虽然蓝梦景不清楚甚么是名牌,可是凭光鲜的衣着看来,这人绝对是有钱人,这就怪了,彩虹村是甚么地方,别人都叫这村做老人村,近年来才有些外藉人仕进出,可他们的衣着打扮却低俗到极点,怎么都不像眼前这人。

  「有古怪。」蓝梦景不动声息,吃完早餐就回家,只见那人一直跟到他家门外,最后扮作路过远去,由头到尾都很可疑。

  究竟是甚么人呢?

  回到家后,蓝梦景的母亲已经上班,只有他哥哥在家,他一进大门,就见他哥哥房门打开,他哥哥探头出来,并问:「昨夜不归,去了那儿鬼混啦?」
  蓝梦景故作神秘道:「混你个头,我昨晚去哪儿不关你的事。」

  但眼利的哥哥察看到蓝梦景颈上的「咖哩鸡」,马上邪笑着说:「去叫鸡就去叫鸡啦,有甚么好隐瞒的?大家都是男人,我看你早应该叫多些鸡了,不然整天在家里呆呆的,没病都郁出病来啦。」

  蓝梦景在心中佩服他哥哥的爽直,难听点说就是脸皮厚!

  或许他自己的精神病就是郁出来的,和失恋根本没有关系。

  蓝梦景进入自己的房间中,关上门,开着电脑,他坐在那张松软的私家坐椅上,把身体往后靠,摸着疼痛的头,昨夜究竟喝了多少口酒呢?为何头这么痛?
  还是再睡一睡吧。

  蓝梦景一边听着电脑播出来的音乐,一边倒在床上睡觉,很快,他就进入梦乡……

  半个月后,黑天使酒吧的厢房内,赵求之左拥右抱着两个美人儿,年龄都是十八至二十二岁不等,虽然比他大,但样貌和身材都是一流的。

  他留心地听他的亲信黑鸦报告调查得来的资料,黑鸦就是那跟踪蓝梦景进茶餐厅内的那衣着光鲜的男人。

  「……报告完毕,少主,这个叫蓝梦景的男人,依我看怎么都不像是那个人的化身,十之有九是红小姐看错人了,在他身上我完全感觉不到天使的气息,莫说是堕天使的气息了,根本就是凡人一个。」

  赵求之阴恻恻的脸闪过一抹狠厉之色,他平静不带任何复杂感情的说:「杀了他。」

  黑鸦没有废话,直接了当地问:「何时?」

  「今晚。」

  厢房门外的保叔听见这一切,马上去报告给红蔷薇知道。

  ……

  弯弯的月亮犹如一把弯刀,凄冷的银光闪耀夜空,炎热的晚风吹过彩虹村,行人稀疏的街道上,蓝梦景从一间便利店中走出来。

  「竟然没有朱古力奶了,算吧,回家去。」他嘟着嘴回家。

  在一条弯弯的道路上,四周静悄悄的,蓝梦景突然感到背脊凉飒飒的,他一转身,立见一位黑发的男人站在对面不远处,这人他见过,就是那跟着他回家的可疑的男人。

  红光一闪,那男人挥了挥动右手,手中凭空多了一枝血红色的长枪,枪身有可怕的符纹烙印其上,那男人慢慢地接近蓝梦景,蓝梦景感觉到对方释放出来的杀气,他很害怕,这人究竟是甚么人?

  蓝梦景转身就想跑,刚踏出第一步,本来还在身后的男人倏地出现在眼前,然后「噗哧」一声,蓝梦景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腹部的剧痛侵袭着他身上的每一寸神经……

  「……你……啊……呜……」蓝梦景连叫出来的气力也没有,很痛,很痛,十级痛楚,生头一胎的女人有这么痛吗?

  女人?

  蓝梦景在临死前竟然想到了红蔷薇,那绝世倾国的容颜,还有清纯的初恋悸动……那表情……青涩如情窦初开的可爱少女,那诱人的胸脯……

  「蔷薇妹妹……我好想你……我要死了吗?如果能在死前再见到你……我也甘心了……」蓝梦景在心里想。

  寂静的街道上,竟然出奇地没有人经过,冷冷清清的月光拂照,照出蓝梦景的孤单。

  「好想和蔷薇妹妹做爱啊……没了……没机会了……」

  倒卧在血泊中的蓝梦景,身体渐渐变得冰冷,双眼再无力睁开……

  「……这气味……好熟悉……阳光的气味……夏日的气味……好热……有甚么东西进入我身体中……好温暖……」蓝梦景舒服地合上眼。

  现场,一位炎发灼眼的少女出现在蓝梦景身边,她念起咒语,用右手抚摸他的伤处,右手上的幽幽红光,正确来说是魔力,炎阳之魔力,治愈着蓝梦景的伤口。

  翌日,清晨,蓝梦景渐渐醒来,张开眼睛后,他看见熟悉的环境。

  「咦?我为何会在这儿?昨晚……」蓝梦景想起昨晚持红枪的男人,那人刺了他一枪……

  血!

  蓝梦景马上望去腹部,厚厚的肥肉凸出,大肚腩一个,那来可怕的伤口?
  究竟发生甚么事呢?

  蓝梦景努力回想,昨晚失去意识前,那种熟悉的感觉……

  「蔷薇!红蔷薇!」蓝梦景惊叫起来,然后连忙掩着自己的口。

  他心想:「一定是她救了我!天啊,我究竟遇上了甚么人?这算是好运还是恶运?」

  一想到昨晚那阵撕心裂肺的痛,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绝对不想试第二次!
  他也知道,一定有人想杀自己,敌人!有敌人!躲在暗处窥伺他,那衣着光鲜的男人最可疑!

  但想深一层,他究竟得罪了谁呢?有谁想要他的命呢?

  想着想着,想到了红蔷薇的背景,难道他无意中惹毛了红蔷薇身边的人?
  莫非是红蔷薇的父亲红云飞知道了蓝梦景和他女儿的事,所以反对他俩在一起,故此出手斩杀他?

  「嗯,这原因最有可能,电视剧不是经常有这类剧情吗?只不过电视剧中的慈父是用钱送走女儿身边的男人,而这次却是想要了我的命,难道蔷薇妹妹真的爱上我了?」蓝梦景想到最后差点想狂笑起来,这究竟是甚么烂桥段啊?

  富家千金爱上穷家小子?

  「嘿嘿嘿,想不到我的男人魅力也不错啊。」蓝梦景边流口水边说。

  抹干口水,蓝梦景决定今晚再去找红蔷薇,这次一定能见她!

  ……

  某国际学校内,红蔷薇连打了三次喷嚏,和她在一起的黑发马尾丽人同学兼保镳调笑她说:「看,人家想你了。」

  「谁啊?」红蔷薇揉了揉鼻子的说。

  「还能有谁?当然是蓝梦景啦。」

  二人从洗手间出来,准备回课室的路上的交谈。

  「人家英雄救美,我家小姐就英雌救胖男,哦呵呵呵呵。」

  红蔷薇佯怒举起粉拳打马尾妹,二人一打一闹,同时朗朗笑声传至远方。
  「你说他会怎样?会加入我们吗?」红蔷薇脸露担忧之色。

  「何止加入我们,简直要以身相许给我家大小姐啦。」马尾妹继续调笑她的主人,令人想不到的开怀古怪说话,一一出于马尾妹这书卷气的女生的嘴。
  「静姐,我说……他会不会嫌弃我是……这么古怪的女生呢?」

  「我黄静敢写包单,他喜欢你也来不及呢!」黄静拍拍胸脯诚恳地道。
  「可是……嗄……我又怕赵求之不会放过他,唯今之计,就是把他收为家臣,用我红龙家族的名义保护他。」

  二人走着走着,不经不觉走到课室门口,在进课室前,黄静拍拍红蔷薇的背,替她打气道:「加油吧,决定了就去做,这样犹豫不决的你,一点也不像我认识那位霸气的小姐。」

  红蔷薇吁了一口气,又吸了一大口气,坚定地道:「好,我堂堂红龙家族下任家主,决定好的事绝不犹豫!」

  「干!」

  「干!」

  二人同时爽朗地说,然后推门进课室。


             第五章:红莲之约

  晚上快十时,蓝梦景已经坐在黑天使酒吧内的包厢之中了,今夜他再次踏足黑天使酒吧,目的不为别的,正是为了见红蔷薇而来!

  他喝了几杯果汁,很快,保叔就出现在他面前,对他笑容可掬地道:「蓝公子,我家小姐有请,请跟我来。」蓝梦景很兴奋,终于能见心目中的梦中情人了,哗哈哈哈哈哈,三十三岁和十六岁的美少女一起,过多三四年,待她二十岁,能结婚了,就和她步入教堂行西式婚礼,他能看见那天是多么多人来参观。

  红云飞把女儿带到蓝梦景面前,将她交给他,然后说:「我将我的独生女儿交托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不要气她哦。」「世伯,不!父亲大人!我会倾尽全力,好好肏……不不不,是对她的了。」然后二人双双诵读誓词,交换戒指……
  蓝梦景能想像到,他将会坐在宽敞的办公室内,胯下跪着红蔷薇,她为他舔肉棒,服务周到之余,还能欣赏她绝美的花容,那媚态,那嘴脸,啧啧啧,一流!
  这还不止,他一边享受爱妻的口技,一边看着今年的业绩报告,最后大气地问:「咦,今年业绩为甚么跌了一个百份点?是怎么回事啊?」爱妻红蔷薇可怜巴巴地望着蓝梦景,幽幽地道:「这是因为你每天都只顾着和我干那种事,都没好好理会业务之故啦。」蓝梦景自豪地道:「是吗?原来是因为我天天都爱一次我的好娇妻蔷薇妹妹吗?乖乖不得了,我岂不成了败家仔了吗?哦呵呵呵呵呵……」「哦呵呵呵呵呵——」回到现实,蓝梦景的「梦想」让他怪笑起上来,旁边的保叔一脸狐疑地问:「蓝公子?怎么了?你满脸口水了啊。」蓝梦景见美梦发得太好,连忙整理好仪容,准备去见未来的娇妻啦。

  门打开来,保叔站在门外说:「我不能进去了,你去见红小姐吧。」保叔略有失望的说,他能来这儿已经是红小姐的恩宠,房间内他是不能进的。

  蓝梦景也察觉到这差别,令他的脸上更得色,自信满满地步进去。

  大门关上,保叔羡慕地叹了一口气,道:「真是走运的好小子,如果我年青十年八年,也未必有如此幸运吧。」他摇了摇头,慢慢地离开底层。

  房间内,蓝梦景彷佛置身于一个红色皇国,他就像穷小子进入金库一样,看见一砖砖黄金,是那么震撼,房间内的一台一灯,一桌一椅,甚至一张地毯都非常讲究,看得出房间的主人十分有品味。

  他还记得有人对他说过:「金钱培养兴趣,兴趣培养品味。」有钱人真好耶
  参观完前厅,这儿没有半个人影,然后他就走向内厅,也就是客厅,这时,黑发马尾妹看见他,就向他打招呼道:「嗨!蓝梦景先生,初次见面,幸会,我叫黄静,是红小姐的私人保镳兼同学,多多指教唷!」蓝梦景听见她如此友善的声音,内心的自卑感减少了不少,他提起胆量,回应对方道:「你好啊,你这么年轻就做蔷薇妹妹的私人保镳啊?真了不起啊。」其实他在转移视线,因为他正注视着对方高耸的胸脯,哗,真够大啊,蓝梦景从未见过如此美丽而睿智的少女,从她身上感觉到了一份书卷气,她手中也拿着一本书,和她倒好相衬。

  「那里,那里,幸得红小姐看得起,对了,红小姐在洗澡,你先坐着等一会吧。」如果赵求之看见这情景,铁定气得七窍生烟,黄静对蓝梦景的态度和对自己的态度竟然有一百八十度的差别,不气才怪呢。

  蓝梦景坐着等了良久,只见黄静也不再理搭他,害他怪尴尬的。

  看久了,蓝梦景把目光从黄静的黑色丝袜的美腿上移开,他站了起来,在客厅内来回踱步,他能听见前方的拱门后传来水声,害得他脑子又产生色色的幻想。
  他偷看黄静一眼,然后蹑手蹑脚地慢慢步入卧室中,黄静依然没有理会,只是,当他进入卧室后,却看见一头狼犬龇牙裂嘴地对他恶意相向,口中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接着更向蓝梦景扑过来,他立即转身拔腿就跑,同时大叫:「救命啊!」在沙发上坐的黄静轻轻一笑,并没有理会他。

  人狗追逐了好一会,红蔷薇才从浴室步出来,她裹着一条白色浴毛巾,一手掩着胸,一手整理湿漉漉的头发,然后看见蓝梦景吃瘪的模样,也轻轻一笑,但最后说了一句:「好了,够了,银宁,放开他吧。」那只狼犬像会听人话一样,乖乖地松开咬口和爪子,蓝梦景这时已经狼狈不堪了。

  银宁,即那头狼犬的名字,它走到红蔷薇脚前,亲昵地用体毛搔着她的裸脚,她则弯下腰摸它的银色毛发,蓝梦景见它温驯的一面,与刚刚发恶的一面作比较,真的差天共地,这就是主人和客人的分别吗?

  「衰狗。」蓝梦景低声骂了句。

  「汪!」银宁目露凶光的盯向他。

  「好了好了,景哥哥你就别惹毛它了,它很乖的。」看它摇头摆尾的模样,又真的挺可爱……

  「景哥哥,我要换衣服……」红蔷薇弱弱地道。

  「喔……知……知道……我先出去……」蓝梦景偷偷瞄了一下红蔷薇的诱人身材,然后才离去。

  回到客厅,黄静狡猾地说了句:「好玩吗?」蓝梦景知道她有心要他吃瘪,所以嘟起嘴说:「静妹妹坏坏了,害我出丑。」「呵呵,谁叫你这么胆大包天,竟走进小姐的卧室呢。」蓝梦景这才知道为何身为私人保镳,却不理会客人的侵犯举动,原来红蔷薇身边还有一「只」守卫!

  蓝梦景又坐回他的位置,等了约莫十分钟,红蔷薇才从卧室步出来,第一眼看见,他就惊呆了,因她穿着一件红色绣金花的中国旗袍,胸前开了道口子,能看见深深的乳沟,加上两边大腿处的高叉,垂落膝盖的裙摆根本遮掩不了那双完美无瑕的美腿,这一身装扮,简直和她是天造地设般匹配!

  蓝梦景看见如此丽美的青涩少女,胯下之阳不争气地升旗敬礼,场面尴尬非常。

  「景哥哥,为何这样盯着人家,怪难看的。」红蔷薇娇羞地道。

  蓝梦景抹了一把口水,赞叹道:「蔷薇妹妹这套衣服太合适了,完全衬托出你的姣美身段,是名牌子么?」红蔷薇瞬间由脸红到耳根,被男人这样赞美,应该是好事吗?

  「景哥哥好色。」

  「哗靠!好可爱的表情,好纯情的气质!我太爱你了。」蓝梦景在心中大叫道。

  黄静看不下去,她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于是她劝红蔷薇道:「小姐,你还是做回你自己吧,你这副杀人不偿命的姿态,会令他喷血不止而死的。」「嗄?甚么跟甚么嘛?」红蔷薇望了望黄静,再望向蓝梦景,只见他惊呆原地,鼻喷鲜血,明显已经充血上脑了,不,是精虫上脑才对!

  过了一会……

  三人一狗坐在客厅中,红蔷薇收起那可爱可怜的姿态,变回强势的女皇之姿,道:「事情就是这样,我很希望你会加入我们红龙家族。」蓝梦景知道红蔷薇竟然是有未婚夫,心情那个复杂无比,而且,原来他已经得罪了人家,他心想这是当然的,自己抢了人家未婚妻,作为男人怎么不气?何况红蔷薇是如此绝色靓丽的美人。

  「看来我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吧。」蓝梦景不情不愿地说。

  「也不可以这样说的,我们不是要强迫你加入,一切都看你自己的意愿,即使你不加入,我也会想办法保护你的生命安全。」「所以你才救我?」蓝梦景有点气愤不平的说。

  「原则上是这样,但其实……」红蔷薇有点尴尬不好意思说白,因她喜欢的是他身上的那个人的影子罢了。

  完全会错意,表错情!

  蓝梦景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最后,蓝梦景为了自己人生安全着想,这也是最好的理由吧,人啊,谁不是为了自己啊?

  「我加入你们。」蓝梦景确实地道。

  「很好,那就来进行家仆契约仪式吧。」

  「仪式?」

  「对喔,仪式。」

  「要怎么做?」

  「你先脱去上衣。」

  「甚么!」

  蓝梦景惊讶的说,如果他身材好些的话,也不介意脱光光,可是他满身肥肉,胸前那两团如少女般的乳房……怪难看的。

  最后,蓝梦景还是脱了,红蔷薇站在他面前,释放出强大的魔力,摇身一变,变成炎发灼眼的美少女,然后口中念念有词说:「红莲之约,永恒之誓,吾以红龙一族的王女为契,准以生命代替原罪,红龙闪耀,凭斗天之魂冲开枷锁,以己身之力,收眼前之人为仆,吾仆之命,等吾之命,血约!准誓!册封!」说话的同时,红蔷薇用双手抚摸蓝梦景的胸膛,在他那两团肥肉之间,划了一道血痕,鲜血流出,慢慢形成一个血印,他双眼合上,看不见自己身在一个精美的红色魔法阵内。

  魔法阵内升起淡淡红光,在最后说册封那时,从魔法阵中冒起一只长着红色鳞甲的大手,把蓝梦景整个包裹起来,紧握手中,这时的他只感觉到全身经脉热血沸腾,有股神秘的力量流向他全身的奇经八脉,不停改造,焠炼,温养他的身体。

  整个过程约莫三分钟,但蓝梦景感觉的却是过了数十年之久。

  一切回复平静后,蓝梦景睁开双眼,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全新的自己,然而,他彻底失望了,他依然是那个死胖子。

  「好了吗?」蓝梦景还期待有下文,可是红蔷薇淡然道:「完成了。」直把他的希望粉碎。

  黄静一直在旁边看,她感觉到蓝梦景慢慢的改变,现在,她知道他已经成为红龙家族的家臣了,即是说,他已经不是人类了!

  「景哥哥,有些事请你别怪我,因为我必须保守秘密,但现在你既然已成为我们的成员,作为你的主人,我有责任对你说说我们的历史。」「历史?」
  「对,你先穿好衣服,我们坐下来慢慢地说。」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